白雲流光,歲月悠轉。在地鐵站口我與你擦肩而過。人來人往,摩肩接踵,步行匆匆,無意留心你的面孔,腳步的速度使我聞不到你的氣息。也許,一天後我們會再次相見;也許又是一次擦肩而過,你是十萬分之一,你是我生命中一個不留意的擦肩而過,你未踏入我的生活,我也不曾真正看清你的面貌。 ‘你’的數量不計其數。有多少人只是你生命中的一個過客。有多少之前的過客成為你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是那一次的擦肩,接受了上天給我們的緣分;是那一次的擦肩,讓我永生銘記你的相貌。 我珍惜每一次的擦肩而過,那是命運之神在你生命中埋下的種子。也許只是我的一聲問候,一個示好,一個請求,這個種子便會萌發,於春天綻開新芽,你便會駐足在我的生命中,陪我度過餘生的姹紫嫣紅。但也許那一次得放手,一次疏忽,一次冷漠,讓這顆種子長埋地下,無聲的消失,使你永遠與我擦肩而過。 桐華女士曾經寫道;‘也許人的一生真的象金銀花藤,但不是糾纏不休。花開花落,金銀相逢間,偶遇和別離,直面和轉身,緣聚和緣散,’不是每個人都有再見一面的機會,所以,我珍惜每一次的擦肩而過,珍惜每一次的相遇。 於暑假,坐火車出遊散心時,會遇到四面八方彙集到這一條綿延線上的人,有客居異鄉回家的,有同是出遊的。如果是隔著窗戶看幾個小時的風景,無論是誰,都會感到煩悶。但是如果,大家一起暢談所見所聞,沿途風景,則大不相同,光是聽著就別有一番滋味。正如那句話‘相逢何必曾相識’,既然終究會各自東西去,何不讓這次的相遇更有意義。 讀者上的一篇文章如是說;世界真著的很小,仿佛一轉身就不知道會遇見誰;世界真的很大,仿佛一轉身就不知道誰會消失, 所以,我珍惜每一的擦肩,對待你,就像對待一個許久不見的朋友,真心相待,並當你對我微笑時心懷感激。鍾愛的文字 自己是人生的主角 最美好的年華 最美的風景 我很想你

Posted by sanny0926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 Apr 13 Mon 2015 17:10
  • 山莓

山莓可以堪稱故鄉最好吃的野生漿果了。 春來一點紅,生在草叢中。大人耕來拾,頑童捨命吃。 當孩子們開始不滿足刺莖草帶來的新鮮味時,故鄉的又一種野食在草叢中隱隱生長。遠遠看去,就像無數顆圓圓的紅寶石鑲嵌在綠草中,那便是山莓了。遠觀就已經誘人了,走近,仔細觀察,發現它的表面如桑葚,並不光滑。與刺莖草一樣,生有刺藤,只是一片荊棘之上,多了頂著拇指大小渾圓的腦袋。 四月下旬是採摘山莓的最佳時候。早了,顏色青黃尚未成熟,晚了,可要被搶光了。於是默默掐算著日子,一放假,便去山溝裏尋找那一抹迷人的紅色。可並不是眼瞅著紅色就吃的,鄉間小路邊有跟山莓非常類似的果子,亦是紅色,叫蛇莓。據說是蛇吃的莓子,聽大人說蛇莓旁邊常有白色唾沫,是蛇吐的,蛇看見莓子捨不得吃,看著饞得流下的口水。不過還好,蛇莓表面有毛刺,比山莓更圓,生長得比山莓低,很好辨別。至於誤食了會有什麼後果,我至今還不知道,於是就連嘗試的勇氣也沒了。 不過,山莓值得你千般尋覓。因為你一旦找到,便是一大群,看得你眼花繚亂,伸手可摘,卻不知從哪一顆下手為好。山莓的味道微酸極甜,越熟便越甜,有點像草莓。“大人耕來拾,頑童捨命吃。”山莓的魅力,以至於做農活的大人都忍不住采下幾顆吃吃,而那幾歲的孩子更不用說了,把肚子撐飽了尚覺不夠,還要用衣服兜著一大摞回家。瞧,那衣服上被汁液染成的紅色,不他們正是“作案”的證據嗎? 有點可惜的是,一季之內,山莓並不能再生,采完了就不會再長了。我們經常只是過了一把嘴癮後再去上山瞧,就零星得難以察覺了。雖然短暫,可我的童年回憶則幾乎被它占滿。春天在甜蜜的滋養中悄悄流逝,我則跟其他的孩子一樣,回味著逝去的滋味,期待著下一次的鶯飛草長。年配の人は 帰って聞きます 時光有多美 成長的本質 生命只有一次 羞澀的初心 生動的風景 心死一般的寂靜 一場煙火 人生若只如初見

Posted by sanny0926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碧空闊海,一席白色浪花滾滾東湧去,帶著零零星星的憔悴色。礁石縫中,一顆櫻花樹,尤然而生,隨海風輕輕蕩漾著。看不到一個人的憂傷,黃昏的身影卻倒影在湖面,徘徊著,蕩漾著,揮之不去。漫步在沙灘上,抬頭仰望,朦朦朧朧的細紗間,一輪隱月孤獨的懸掛著。 獨自漫步在海邊,海風劃過臉龐,靜靜的,眷戀著那些不忘的回憶。我忘記了櫻花盛開的美麗,去追尋了飄落的瞬間;我忘記了雪花融化的溫暖,去追尋了寒冷的飛舞;我忘記了我們的故事,追尋了離別的淚水。我逗留在了時光的盡頭,看著樹下蒲公英飄向遠方,就讓他帶走我的思念,撒到大地的每一個角落,生根,發芽,開花,讓每一個人看見。 我停泊在了海的漩渦,望著小溪邊翠柳自由飄逸著,就讓他帶走我的生命,寄託在春天的溫暖裏。我慢慢的靠近,我悄悄的遠離,我靠近了每個人的心,我遠離了整個世界。 我想做春天裏的一只風箏,溫暖的春風帶我飛翔,我在天空,卻懷抱著大地;我想做夏日的一棵大樹,似火的驕陽可以讓我有綠蔭,我在驕陽下,你卻在我懷裏;我想做秋天的一片落葉,涼爽的清風讓我飄落的瞬間也會灑脫,你在路上,我卻飄過了你的肩;我想做寒冬裏的一顆驕陽,寒風刺骨雨雪紛飛讓我去融化,我在你的頭頂,你卻嚮往著我。 讓我把愛意寄託在櫻花瓣上,我知道它會飄落,但是請記住它飄落的瞬間,那是香巴拉的愛; 讓我把思念寄託在蒲公英上,我知道它會飛散,但是請記住它遠飛的瞬間,那是香巴拉的愛; 讓我把夢想印刻在石頭上,我知道它會被雨水打穿,但是請記住它碎裂的瞬間,那是香巴拉的愛。 我一個人在尋找香巴拉的旅途上,沒有人看見我被雨水洗刷後的落魄,就讓我的淚水在思念中輪回;我一個人在尋找香巴拉的旅途中,沒有人看見我憔悴的臉龐彷徨的心,就讓我的身軀化作玫瑰,在自己的葬禮上掩埋;我一個人在尋找香巴拉的旅途中,沒有人在乎著我在乎的憂愁,就讓我的整顆心風化,帶著我的落魄,帶著我的身軀,帶著我的一切,遠離塵埃,遠離骯髒,遠離一切。 雨天的淚,落的那麼憔悴,我在輪回裏尋找香巴拉之戀,屬於我的愛。あまりにも 一生、修業 これは と、考えつつ 英語ができる 番町皿屋敷だ しかしながら 集まるわ ということで ほんの少し前は

Posted by sanny0926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昨夜做了一個夢,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中的我們赤著腳丫,在青春的海灘上玩耍 鐫刻在沙灘上的那一雙雙成對的腳印,被無情的風沙蓋了又吹,吹了又蓋,終於湮滅在風沙中,無聲無息。 天很藍,宛如一件絕世的青花瓷,一筆筆玄青色散文透背勾勒,滿布淡青若藍的紋理。雲很低,亦如一塊潔白無瑕的美玉,一道道豐乳般的透明皎痕,淡刻乳白漸清的雕飾。沙塔上,我們洋溢著青春活力的面龐,綻開如一朵朵水仙般素淡清雅的花漾,大海,波濤洶湧的大海在咆哮,濺起尺高的浪頭。 你我躺在一塵如洗的沙灘上,任泥沙侵染,任潮水蔓延,。一起看天上的悠悠白雲,一起聽海鷗翔集的聲音,一起感觸青春年輪的驛動,雙手,緊緊的扣在一起,固執的不放手。仿佛這是一種無言的心靈契約,執子之手,與子攜手。 這一刻,心與心之間亦如天邊最後一抹餘暉與海平面那一點相切的完美融合,溫暖彌漫,記憶繾綣。忽然潮頭猛地拍向你我的棲所,我竭力的緊握你的手,固執而不想放手,卻又無法奈何潮水那令人無法抗拒的力量,眼睜睜的看你被潮水席捲而去,手上殘存的你的氣息猶繞在指尖,不曾消散,那一刻,我分明看見青春年輪上裂開幾許暗痕,我看見彼岸之花在這一刻開得嬌豔的綻放,那樣的綺美,那血一般淒絕。 不知過了多久,一息抑或一執,一生間,我已看不見此時時間的流轉,我竭力的睜開鉛重般的眼。忽然,在那兒,在你離去的地方,幾串五彩斑斕的泡沫在烈陽的灼燒中一點點消逝,一個,一個,又一個…… 我看見最後一個泡沫消失前,那泡沫中的你的笑臉,還是,那樣的甜。看著你漸漸消逝的容顏,抬眼間,陽光頭透過睫毛照在我的瞳孔上,那一刻,我好像明白了什麼。 再次睜眼,我驀然發現我腳下的桑田竟有種熟悉的感覺,但是卻又無法用言語形容,我仔細的觀察周圍的一切,沒有太多的驚訝,也不存在過多的感懷,艱難的拖動沉重而疲憊的身軀向夕陽沉落的地方緩緩走去。 越過山坡,我不由得回頭凝望,那離我蘇醒不過咫尺的方寸之間,有一塊巴掌大般的岩石,岩石的表面不知是風雨侵蝕還是水流沖刷,它的層面早已殘破不全,令人驚訝的是在岩石的中間半個巴掌大的空白部分,竟有個凝固狀的泡沫,依稀間我仿佛又看見了你那溫婉如舊的容顏。 “哈哈,哈哈……”任淚水肆掠眼眶的我終於忍不住仰天大笑起來,可是,為什麼當淚水侵染我的舌尖時,我的心又為何感到一陣隱隱作痛,又怎會淚水感到那深入骨髓的鹹味呢? 我在摻雜著淚水和泥土的清香中,輕閉雙眸,然後,頭也不回的離去,走向所謂的天涯,所謂的海角,所謂的四海為家……但在心中最柔軟的地方,卻總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淡淡的想念,深深的銘記,即使不在一起,哪怕她早已忘記…… 有些東西一旦錯過,便無法再續,用力地向前抓去,最後抓住的卻只有那稀薄的空氣,當記憶中的滄海已化為桑田,我們,又能抓得住什麼?時間一杯 しっかり反省して などなど リハビリも終了し 時間がないというのに 仕事での はたまた 無理なのかな とりあえず こだわりがない

Posted by sanny0926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有時候執著是一種重負或一種傷害,不論來生多麼美麗,我無法失去對你的記憶!為什麼路的後面還是路,為什麼故事結束還有那麼多的假如。什麼時候後我的夢境能有太陽居住。如果今生我們註定擦肩而過,那我深深的祝福你永遠快樂,然後收起所有的點點情意,期待來生與你相遇。我願做你眼裏的一滴淚,當你把我哭出來的時候,讓我在你的唇邊消失! -

也許是緣份:我們都不想傷害最不想傷害的人,每份感情都很美,每一程相伴也都令人迷醉。是不能擁有的遺憾讓我們更感眷戀,是夜半無眠的思念讓我們更覺留戀。感情是一份沒有答案的問卷,苦苦的追尋並不能讓生活更圓滿。也許一點遺憾,一絲傷感,會讓這份答案更久遠。不想求你給我太多,也不要求你的任何承諾和責任,更不要求你能深深的記著我一輩子···只要你記著我曾經的一切,只想讓你偶爾的時候還會想起我,偶爾想起那個曾經深愛過你的人,那個曾經帶著微笑給你溫柔的我···給過你完完整整的心!

Posted by sanny0926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天使之所以能飛翔,是因為有翅膀。我沒有翅膀,但是我卻有過飛翔的經歷,不知道自己來自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是誰,我懷疑我那個時候就是天使。

“家哪兒的?”這句話在我耳邊反復叨念的時候,我才睜開眼,睜開眼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幫我從沒見過的物種,他們穿著白白的大褂,費了好大勁兒,我才把眼光移到他們的臉上,看到一張張人的面孔,忽然好害怕。因為沒見過,真的沒見過,居然還分男人和女人這麼大區別的一幫動物。這幫動物很冷漠,只是這樣不停的重複問我。“家?家是什麼呢?我的家?我有家嘛?”當我反復思考著這些問題的時候,動物們的聒噪越來越遠,我的喘息聲也越來越近。

家到底是什麼呢?覺得呼吸一會要比一會費力,我忽然意識到自己和這些動物一樣,我也是人啊。這豁然的開朗,我就像在飛翔的天空掉了下來,跌入了我肉體的軀殼,這些動物的話語忽然也十分清晰,並且伴隨著周圍多腳步聲和人的嘈雜聲,有些像菜市場的大廳。能感覺我的眼球轉了幾下,卻依然意識不到我身體的存在,最明顯的感覺是累,我用盡所有的力氣,也沒能想起自己的家在哪里,依稀的記得,確實有個關於家的故事,而記憶似乎又相當久遠。

仿佛是幾千年,有一條江,這個江和花有些關聯。我似乎是站在一個拱橋上,眼前就是那條江,江面是素描一般的殘雪,有些殘破的江面露出冰洞,潺潺的水聲不絕於耳。在江的岸邊是好大一片霧凇垂柳,我是一身灰布長袍馬褂,頭戴明朝臥沿舉子帽,兩條飄帶被風吹在肩的前側。我努力判斷這景致究竟是什麼地方?

望著眼前的晶瑩剔透,漸漸的,霧凇、松花江、吉林這樣的辭彙,便接連跳入我的思維。我脫口而出:“吉林!”接著一句清晰的不能再清晰的一句話:“還活著呢。”這是句話讓我永生難忘。然後我就像好多天一直沒有吃飯、喝水、也沒有睡覺,一直在工作一樣,疲憊到極點,瞬間睡去。剛剛的記憶就像電影裏,被一根火柴從中間點燃的紙,燃燒的圈子越來越大,然後倒著放映的鏡頭,慢慢的復原後,忽然什麼都停止了。我由始至終認為這是天使變成了人的過程,一個天使走進了一個肉體軀殼。天使在天堂友善、平等、自由。當天使變做人的時候,一定是經歷一個羽化成蛹的痛苦過程。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就該是天使破繭而出的時候,就在我昏迷三天後的早晨,我確信我是活著的人了,嘴裏的舌頭就像草一樣,刷拉刷拉的沒有一點唾液,甚至我懷疑自己的味蕾是不是已經乾燥的死去。眼球和眼框之間也像有著很大的間隙。當上次看到的動物們來查房的時候,我意識到自己是在醫院的病床上,這幫動物就是醫生和護士。我忽然理解了醫生和護士為什麼叫白衣天使,顯然這句話是錯誤的,他們只是離天使很近,天使會飛而他們不會,在天使眼裏他們應該是動物。天使和他們並不熟。就像我和這些辛勤的醫生護士一點不熟一樣的,他們望著我好一會兒才問我:“家是哪的還記得嗎?”這個很煩並且很難的問題,又一次啟動了我的記憶閥門。

我在想,對啊,我家是哪的啊?怎麼在這個地方啊?可能是醫生感覺我在思考,於是又問一句:“你是吉林什麼地方的啊?”這一次我還是沒有想起來,依然很遙遠,就像幾百年前。因為有吉林的辭彙在腦子裏,我想起了霧凇冰雪,很清晰,但是沒有上次那個拱橋,也沒有松花江。接著就是我家對面廣場的標誌性建築,勞動公園的毛主席塑像。這次我沒有說我是哪兒的人,倒是反問了一句:“我怎麼了?怎麼會在這個地方?”回答我的聲音很冷淡。“你被車撞了”。一下子我什麼都想起來了,我有家,家是吉林的。我可能是出車禍了,這是需要劃分責任的,我可不能亂講話的。於是我只說了兩個字:“吉林”。接下來不管這幫人怎麼問,我都沒有再回答。我的思維速度閃電般地想起了我的家、孩子、老婆。我是來做水果收購生意的,我的衣服口袋裏有現金9萬多,這是家裏所有的錢。我馬上想到該摸摸自己的衣服口袋,我下意識的伸手去找衣服,可是自己的手臂沉得就像灌了鉛,微微動了一下,終究沒有完成這個摸錢的動作,忽然意識到自己傷得很重。

腦子裏馬上想到,孩子和老婆在家裏等著我呢?我這樣子怎麼辦呢?於是我的情感開始復蘇,眼淚順著眼角慢慢地流淌,有幾滴流到了嘴裏,很澀、很苦、很鹹,舌頭被眼淚刺激得就像針在紮一樣疼。我的眼睛,因為眼淚的潤澤,感覺到不再那麼幹澀渾濁。只是舌頭疼得心跳都在加速,碰到牙齒的感覺就像碰到了涼涼的石頭。我試著轉動我的頭,可是好多已經幹了的血塊和泥土,刮著枕頭哢嚓哢嚓的響聲,讓我眼淚瞬間,再次湧出來,依然感覺不到疼痛,但是內心的疼,卻是再怎麼努力也沒能控制住。我躺在這,就意味著我把一家人的希望,全都扔在這裏了……

“沒事了,一切正常。”醫生這次說的話,我也不會忘記,病人有了這樣的意識和體征。對於醫生來說,已經完成了救死扶傷的職責,真的是沒事了,但是對於我,麻煩才剛剛開始。

我的傷心,最主要的還是覺得太對不起自己的老婆和孩子,我努力完成了摸錢的動作,證實了我的猜測,我的衣服口袋裏,一分都沒有了。在我昏迷將近三天的時間,我是張著嘴呼吸,有時候在不停地說著什麼,但是我沒有喝一滴水。這是後來聽同病房的病友告訴我的。他們怕我會死去,涉及到責任,不敢給我半滴水喝。醫生和護士是不管這些的,看到我完全清醒過來,病友們都很高興。什麼“倒是年輕,身體好!”“真是命大!”之類的話安慰著我。一位慈祥的大嬸兒,幫我搓掉頭發裏面早已幹透的血塊,我看著大嬸兒手裏捧著血和土的粉末,我無限感激。然後讓我漱口,漱口水也是大嬸兒拿著一個盆子接的,確切的講,那是帶著發黑的血塊的漱口水,看起來很髒,於是我又一次熱淚盈眶。同室的病友說我在出車禍的現場,躺了足足有兩個小時,才被匆匆趕來的120送過來的。我的摩托車據說已經成了一堆廢鐵,這是和當地專門給人聯繫收購水果的人借的。他當時就坐在我的摩托車後座上,他下車後走了幾步遠,我還沒下車,就被小客車“轟”的一聲撞飛出去,頭部撞向石頭堆裏。而客車是因為躲避一輛馬車,擔心馬車會刮碰,加速反道超車,才造成的這場車禍。

很快,我的哥哥最先趕到了**省*縣這個救死扶傷的中心醫院,處理車禍善後事宜。他到的當天,就被通知交住院押金,因為我說的錢交到住院部只有兩萬元,當天早晨就已經停藥了。我的駕駛證也莫名不見了。所有的責任都是我的,這顯然是不公平的。到交通隊去要求肇事小客車先墊付,員警的回答令我不寒而慄:“墊付是不可能的了,你要是死了,小客車完全責任,你不死,你也有責任,因為你有責任,你先看病,如果真的沒錢,再次搶救的時候,我送你去大連”。

這樣的人話,我知道是在欺負我是外地人。於是客死他鄉的許多小說片段反復在我腦海裏出現。我學著他們的想法,民不與官鬥,決定偷偷地坐車回家。快點結束這噩夢般的周旋。為什麼說偷偷呢?因為按照那個員警的說法,我還要包賠那個違章駕駛行駛小客車的車損。因為我瞭解訴訟的很多內情,肇事賠償的官司是很難打下去的,異地訴訟也就更加可怕,車禍可以讓人死掉,而訴訟就可能是生不如死。負責聯繫成車的經紀人也勸我放棄訴訟,好好養病之類的話,讓我感覺人地生疏,無比艱難。當時是這個人負責送我到醫院的,我兜裏的錢是他掏出來交的住院押金,除了訂貨押金外,我的錢至少還有4萬元,但是他說在現場只是看到了這麼多。

回家的路是曲折的,驚險的。決定逃跑回家。能趕上火車只有在下午五點的時候動身,天已經快黑了,打車到車站的路上,我們就遇到了問題,計程車司機一聽我們的口音,看著我滿腦袋的紗布,還有走路十分困難的樣子,幽默地問我是不是前線下來的,然後拉著我在市區轉了90分鐘,我意識到這個人是在搞鬼,下車的要求被這個司機蠻橫地拒絕了。實在我是到了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我和哥哥商量怎麼收拾這個傢伙,其實能有震懾力的只有他了,我根本就是白給的貨色。

我們打開車門,告訴司機,再不停車,我們就跳下去。這個司機根本就不在乎這樣的威脅。我的哥哥勒著司機的脖子,我擰下啟動鑰匙,拔下來,司機被迫停車,然後我們都下了車,司機拿起電話找人,我們拿著鑰匙說去找公安。最後還是達成了和解,我們給100元,算是了事。就這樣,我們在這個方圓不到十公里的小城,坐錯了車,也錯過了開往回家的火車。醫院是回不去了,因為這個時候已經是夜裏九點多了。我擔心回去醫院的警衛會疑心我們,然後滯留我們包賠小客車,這家醫院是當地的交通肇事定點醫院。我親眼看見警衛看著外省肇事車輛的傷者。

我是決心要回去的,蓋縣通外地的汽車沒有了,我只有在加油站等,總算有個加油的貨車,我們和他商量能不能稍帶我們一程,到大石橋就可以。這個人很懷疑,我的樣子確實讓人懷疑。說好了我們坐在車後面的苫布裏,世上真有好心人啊!總算離開了這個讓我傷心的地方。出了城,我躺在苫布下望著天上的繁星,和哥哥說著剛剛發生的世態炎涼。因為有些氣惱,所以身上疼感不是很強烈,但是一會兒的功夫就冷得周身麻木。忽然一聲斷喝:“停車!”我意識到又有問題出現。我們警覺的平躺在車板上,把厚厚的苫布蓋在頭上,透過縫隙看到前方是一個石橋,橋的兩邊是荷槍實彈的員警,司機打開車窗,回答著員警的問話。大概意思是蓋縣員警聯動嚴打,夜查過往車輛。請司機配合。司機沒有說車後面還有我們,這讓我心裏一熱。後來員警走到車後拽了一下苫布,看見苫布很平,以為不會有什麼問題,總算是說了一句“放行,”然後司機啟動貨車,走出沒不遠,忽然車速快了起來。估計司機把問題考慮複雜了,以為我是在逃犯。

到了大石橋後我執意給司機100元錢,司機說什麼也不要。我熱淚盈眶。簡短說了我的遭遇後,司機竟然把我送到車站。坐上淩晨6.40的特快,我的身體才逐漸暖和起來。人到難處,也不過如此。忽然覺得“吉林”這兩個字,分外親切,那裏有我的老婆孩子,如果這在吉林,我的舌頭不至於乾渴到裂痕出血;如果這是在吉林,我不會放棄對自己的不公;如果這是在吉林,計程車不敢這樣的對待我;如果這在吉林,我的錢也許一分都不會少。還好我活著回來了,若是我不再醒來,那就是去了天堂。如果這是在天堂,我就不會發生車禍,如果這是在天堂,我就不會被算計,如果這是在天堂,我會感覺到這個冬天沒有這麼冷。我思考著人世間和天堂的諸多如果。

想著想著忽然想起車禍的瞬間,依稀記得當時耳畔一聲巨響,我就什麼不知道了,就像做夢一般,比做夢還要模糊,聽見好多人說:“撞人了,撞人了。”我在問自己,哪里撞人了呢?我的腳就像沒有在地上,輕飄飄浮起來了,極力地擠上去看,但是被看熱鬧的人擠來撞去,我漸漸地上浮,困得連眼皮睜開的勁兒都沒有,有什麼好看的呢?於是我沉浸在上浮的快感中沉沉睡去,眼前逐漸泛白,白的有些泛黃。泛黃的白色空際無岸無涯,我就在這個世界飛來飛去,飛累了仿佛是有些下沉到空際有些暗的底層。

這段飛的經歷,我以為是我變成了天使,後來天使又變成了我的現在。我在天堂裏飛的時候真的沒有看見過車來車往,因為天堂沒有車禍,更沒有窮兇極惡的員警。人變成天使是對的,天使變成人也是對的,因為天使找不到家,人能找到家。

到家以後所有的溫暖讓我感覺,家要比天堂好。即使不能飛翔,也有當年風吹楊柳 還是家裏溫暖。家裏的孩子和她就像兩個火爐,我守護著這兩個火爐,不再寒冷。

I will listen to your voice snowflakes elegant smile 夏日雨後青青 曾經擁有過的幸福點滴 It is like an old clock 散漫的鄉村 sweet and charming looking forward to next 千万匹光温かい手を

Posted by sanny0926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 1 》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可繁浩?
“雲母屏風燭影深,長江漸落曉星沉。”是星疏落。
萬裏蒼穹,點點瑩亮,點點閃爍。。。。。

《 2 》

星空下,夜暮中,少見的美麗,那是星語。驀抬頭,才驚覺,星空的美麗源於那份沉靜和淡然。
宛若深秋擁衾而臥,品一杯香茗,讀一闕好詞。清新怡然!

相隔千萬裏,依然嗅到你的溫馨。燃梅煮酒,醉了我心,也醉了君!
更醉一夜星空,一簾幽夢。。。。。
 
《 3 》

提筆,蘸墨。
我已聞到星星的花香。借夜色,我捧清茶一杯,濃你於筆端!
萬丈紅塵,眾人皆醉我獨醒。
寫一紙超然,繪一樹花香,誰解星語悠悠?
咫尺屏前,任愛穿越千山萬水,來你心間!
一種相思,兩處閑愁!都寄於星空!
忘川不枯,滄海依舊,癡情刻上三生石,轉眼過千年。。。。。。
星星如故!

《 4 》

沉醉,星空。
淺淺淡淡的墨蹟,如何把你描述?春去秋來,花開花落,月常掛,水常流。星兒知否?
佳人可安好?
鴻雁歸來,攜著星空的祝福!
常有茶香何必酒,常有夜空星閃爍。
亦會馨香久久。。。。。。
執筆頭,畫相守。也畫生命的絢麗光輝。常伴星光,沐浴星空。那份寧靜,那份清許,已流入胸中。。。

《 5 》

重生,心香一脈。
緣聚星空下,相約花瓣間。才知道漫天星光也溫柔。如點點心事,點點愛,綴在心口!
偶爾一道流星劃過,更是心香一督!
蒼穹下,星光盈盈。寫下一季悠揚情懷,有張有馳!
夜暮裏,星語心願。訴盡三世美麗相思,無邊無際!

Posted by sanny0926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一揮袖,來了一個細雨梨花深情的相望,他深情的含情微笑著,深深的在我額上的一個吻,將我的等待來圈點,那可是美麗的相候,摯真摯情的愛戀。

細雨梨花

很喜歡梨花兒,無論是初開還是飄落,都純美的似仙氣實足的雪花兒,如玉如翡如翠,似浩邈空中的一輪月仙,潔淨,飄逸,妙美。

一場雨,輕灑,一聲聲灑在梨花兒上,“沙沙”的薄脆清涼。那奏出的音樂是絕妙的,是仙音是鶯聲燕語。這樣的意境裡不該有什麼別離,也不該有什麼苦等苦盼,該是有情人來在身邊,該是對面而坐,一起聽雨賞花,一同把盞吟詩,相偎相依。

然而人生好似許多時候難盡人意,偏偏有情總被無情誤,往往無情不似多情苦。任高樓獨上望斷天涯路,總難望見歸人的身影,任千帆過後,任行人來去匆匆。

也許那些情節都只是生長在詩詞裡,長在江南的花瓣雨中,更因為那種相思,人間真的是沒個按排處,也只好那不勝寒的女子對著梨花輕歎:“欲黃昏,雨打梨花深閉門。”她也是等到黃昏日暮,等到了絕望,才深閉門扉的。

然而,她關閉的也許只是院門、屋門,深深的庭院之門,而那扇相思的心門,又幾時有過真正地關閉?在黃昏的雨中總是半開半掩著門扉,只為等待遠去的突然回來,立在梨花院門外輕輕的叩著說:我回來了,是我

這樣一份柔情似水的日日等待,相信不會日日失望的,雖然等來的是一院子的梨花飄飄,而那個身影還沒在梨花中出現,可是這樣的一份等待也好享受呢。

忽然在想,也不知從何時起,喜歡上了那雨打梨花的黃昏,許是從與他相識後就有了這樣一份等待吧,從此不厭其煩的等待著,沒有那美麗意境中女子虛無縹緲的怨,卻多了幾份等待中真實的美。

也許天生一份浪漫情韻,總是在雨打梨花的黃昏,喜歡將那瓣瓣梨花,含在口中,與粉紅臉兒相映。輕輕的在紛紛落花裡舞,在自家的小小庭院中,將衣袖輕輕舒展如水袖,頓感纖腕又瘦一尺,衣袖又寬一寸,想忙忙碌碌的他也該回來了,若果看見消瘦的我會不會很心疼呢?

將含在口中的一瓣梨花拋在空中,風兒將那一瓣梨花兒吹遠,在空中曼妙的旋舞,會一直舞到他身邊了嗎?會傳遞我思念與牽腸掛肚的資訊嗎?

自從與他相知相愛到相守,他為家為我可是付出了太多太多,因為我身體不好,他總是很細心的照顧我,一個人擔起了家的重擔。

可能真的因為愛情吧,我竟然一天天好了起來,不僅能去工作,還做的很是優秀呢。可是我依然喜歡上了雨打黃昏的意境,喜歡在此種意境中的等待,等待中盡享那一份獨有的情韻。

那些時候,我總是依在窗前靜靜等待他的回來,聽到他的腳步在巷子口響起,聽到他輕輕推開庭院的門,聽他遠遠的就問:“紫煙,今天好些嗎?感覺怎麼樣?”

我就伸出手來,粘起飄落在窗臺上我瓣瓣梨花:“梨花兒都落了麼?我也該好了呀,我要你陪我山上看梨花呢。你總說沒時間呢。”

“是嗎?委屈我家紫煙了哈,會有時間的,只要你好起來。”他說著,眼兒直望著我關切的看。

想這些的時候,恰遇上一陣風過,那瓣瓣梨花在細雨裡飛出了庭院,我想該是他回來的時候,就停下舞,去廚房裡熱飯,一次次涼下的飯又一次次熱起。

一次次撚起梨花數那花瓣兒,一片片都是祈禱著他一路順風,順利的回家來。每撕下一瓣就祈禱一次,每祈禱一次就心動一次。愛他的波動就一次次助起波瀾,向著他遞進遞進。

終於聽到庭院門響,終於聽到他喊我的聲音:“紫煙,等急了吧,今天又加班,晚了些,你吃了嗎?想吃什麼?我去做。”

當進得門來的他看著餐桌上又涼下來的飯菜,他心疼地握著我的一雙手兒:“我的紫煙,我說過多少次,我來做,你餓,先出去買點吃,不要你下廚的。”

輕輕的他總是喜歡捧起我的臉兒,細細的看,好似總也看不夠呢,問他時,他就會說:”紫煙,我就是看不厭呀,要知道這滿園梨花,就僅你是我的一朵桃花兒呀.滿世界的潔白,唯一的一點紅才是我的專屬,我又怎能不愛不珍不疼惜呢?”

我微微的笑著,揚起手中剛剛為他祈禱的梨花瓣兒輕輕拋在空中:“我只是想讓你知道,俺也是上得庭堂下得廚房呢,可千萬別小瞧了俺,呵呵。”

一揮袖,來了一個細雨梨花深情的相望,他深情的含情微笑著,深深的在我額上的一個吻,將我的等待來圈點,那可是美麗的相候,摯真摯情的愛戀。把愛情融進了柴米油鹽間,把愛情過進日子裡,生動的似細雨洗梨花,純美,聖潔。真實,平白。卻又詩味昂然,情深似海,過的有滋有味,好美呢。

私はしたくない 私の幸福 梧桐葉 そしてその そしてそ &ハク&ボス猫 カリーでパン 家を目指 ヨの夢の中 不思議な乳白色

Posted by sanny0926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粉面凡身千樣影,彩衣歌舞俱離詩。

浮生殘夢春光淺,舊曲薄緣秋語遲。

百度繁華傾一幕,一朝苦樂任千思。

從來過場匆匆易,戲始戲終何有怡。

——題記

斜屏半倚,鳳冠霞披,一襲紅衣,淡妝淺黛,一點胭脂,掩不住傾國傾城。芙蓉暖帳,花前月下,承君歡。聽品香茗,黃梅入句,玉指柔繞蔻花瓷,蠻腰小步纖纖細,嬌喘微吟字字輕,三分韻腔調。擁錦緞,攬紅綾,只為博君一笑,暫將瑣事忘於卿。換來的,卻是一尺欽賜白綾。

對鏡理紅妝,鏡中佳人相思怨,淚眼漣漣,憶了紅塵故人。半城柳色已衰黃,默執筆、輕描秋意訴相思,一曲終了,餘音又起。萬千海棠醉,誰知美人悲,歎紅顏多薄命。悲哉!帝王難得戲子心,空懊惱。

登高台,萬生紛紜,鼓樂滋長。粉墨登場,妝面笑,誰知憂傷。憂患脂粉掉,淡意面龐。緋色舞衣,頭插雀翎,罩著面紗。青樓殿堂,婆娑起舞,陳年舊曲,孤影瘦長。霓虹燈下,花腔婉轉唱別離,幾聲歎,言語生光戲衣裳。揮手長袖意,博讚賞。幕落處,蕩氣空回腸,歎匆忙。

執船槳,孤舟蕩,戲子入畫,青衣舞袖水中央,驚魚圈圈漾。香魂蒼涼繞木槁,血字斷斷章。青燈子夜,愁染寒衣線,眉頭緊皺,誰曉戲子憂?殘雲斷雁秋水煙,鏤空花窗染夕陽。俗世情,又何妨。前塵事,戲樓旁。今宵才子風流客,醉在青樓第幾層?

更鼓街前聲寂,樓心月色偏涼。和衣怕對小軒窗,煙眉須細畫,未許懶梳妝。

遮莫形容憔悴,那堪眼底茫茫。嫣紅難掩一心傷,向來風與月,最是斷人腸。神様の仕掛けは
黑白格的生活
一個角落裡
我希望自己可以不要放棄希望
我有一片心
那些寫故事的人
求愛的,第一句應該怎麼說
多年後我們流浪的終點
我們要開開心心過好每一天
這,才是享受旅途,享受生活

Posted by sanny0926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在漫漫人生路上,許多人都曾面對困難,面對坎坷。也許有人會迎難而上,超越自己;也許有人會膽怯,表現懦弱,不得已倒退,選擇簡單易行的小路,比較輕鬆而行。孔子說:“為之,則難者亦易矣;不為,則易者亦難矣。”經過努力,戰勝自己,登上人生的一個山峰,這已經是難得之舉了,可以算得上一次成功。放棄了目標,審時度勢,遇難而退,亦純屬正常,畢竟,許多人在平凡中度過。



堅韌如迅猛的風,吹過大地,拂過小草。小草前後搖擺,左右有難。只是,經過風的洗禮,它變得更堅定,更富有生命力,更容易在自己的土地上生存。一日又一日,迎來晨曦,沐浴陽光,送走晚霞,頑強地生活在自己的領域裏。以自己的實力為大地添上一抹翠綠的色彩。

無數棵的小草聚集成一片片風景。單獨的一棵小草,可能默默無名,可能微不足道。只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遼闊的草原,正是由大量的小草拼湊而成,披在無垠的大地上,成為一大片翠綠的大綢緞。於是,仰慕隨之而來;於是,禦馬馳騁,萬馬奔騰,就是草原的一道亮光。牛、羊、馬等動物獲得口糧,得以生存、成長,獻出自己的能量。小草也活得有價值。

大海裏,風浪一陣又一陣,洶湧澎湃,不時拍打礁石。礁石以風吹不到的姿態屹立於海裏,以浪打不動的實力嘲笑來勢兇猛的水流。正因為經歷過無數次的打擊,在與水的搏鬥裏,在於風的抗戰中,每一天,每一時,都在迎接生的挑戰。

礁石與礁石攜起手來,團結一致,連成一片,固若金湯,力量雄渾,意志堅定。它們在海裏久經滄桑,歷經艱辛,始終如萬里長城永不倒。當然,也有的礁石,在風浪裏,零碎成塊,被大海巨大的口吞沒,永遠成為無人知曉的海底碎石,但是,礁石迎來的每一次劫難,“風雨不動安如山”地立在海裏,博得許久的光彩,留在人們的視野裏,也定格在值得留戀的鏡頭裏。I'm captain Valentine Last year The conversations were good a sizzling calorie burn The examiner payment request 『源氏-』の別の段には With South African miners escape Japan Olympics Is a Redemption of National Pride Designed to kill people throw in the police Boots Were Made for Walking

Posted by sanny0926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小時候,我特別喜歡唱歌。早上眼睛一睜開,我就哼上了,上下學的路上,我也會哼幾句,晚上臨睡前,我也非得唱上幾句才過癮。我對唱歌簡直到了如癡如迷的地步。我喜歡唱音樂老師教的中外歌曲,也喜歡唱英語老師教的英文歌曲,甚至連收音機裡聽來的剛流行的歌曲,我也會哼幾句。只要我一唱歌,歌聲便猶如魔法,能讓我把一切煩惱忘得一乾二淨。唱歌,不僅給我帶來快樂,還能為我排憂解難,激勵我勇敢面對生活中的一切挑戰。自從有了自己嘹亮的歌聲,我的生活從此充滿陽光,性格也變得開朗而堅強了。

那時候,我們班上愛唱歌的同學頗多,我一邊拿著一根小竹竿當指揮棒,一邊跟夥伴們大聲酣唱。唱著唱著,引起學校音樂老師曾憲莎的注意,把我招進了學校合唱隊。在她的精心培育下,我唱歌的水準日益提高。我更喜歡唱歌了,唱歌使我快樂,唱歌使我的心總像在空中飛翔。

五年級上學期的一天上午,曾憲莎老師帶著我們學校的12位“小歌手”去青少年宮參加少年廣播合唱團一年一度的招生考試。我也是其中一個,興奮得手腳發抖。我被安排到第一個上臺,覺得很緊張,心裡像揣著一隻小兔子,怦怦直跳,感覺手心裡攥著一把汗。正當我站在臺上不知所措時,看見下面老師微笑而鼓勵地望著我,我的心開始鎮定下來,做了一個深呼吸放鬆自己。我想最好能抽到我最喜歡的男聲歌曲。果然,我抽到了《七律•長征》。鋼琴師彈了前奏,我定了定神,放開嗓門,大聲唱起來,我的歌聲那麼嘹亮,那麼高亢,在小禮堂裡激情回蕩。我瞥見下面的老師頻頻點頭微笑。一曲終了,我聽到評委老師在誇我節奏和音色不錯。我很開心,心裡好像一塊石頭落了地,感到非常輕鬆舒暢。

一周後張榜公佈名單,我們學校僅有我一人被錄取。考進了武漢廣播合唱團以後,團長吳雁澤老師每週日給我們上課,給每個同學發了一本聲樂教材和一本最新歌曲集。吳老師和鋼琴師李老師教我們發聲、定調、讀譜、練唱……然後根據每個同學的音質,把我們分成四個聲部(我被分在男高音部),教我們唱出美妙動聽的和絃。每年的六一節和國慶日,老師都會帶著我們這40人的合唱團,上各地演出或到廣播電臺錄音。在舞臺上,我們穿著整潔的白襯衫紅領巾,開心而跌宕起伏地演唱著“讓我們蕩起雙槳/小船兒推開波浪/海面倒映著美麗的白塔/四周環繞著綠樹紅牆/小船兒輕輕飄蕩在水中/迎面吹來了涼爽的風”。那時候,那感覺真拉風啊!

20世紀60年代中後期,時空烏雲密佈,各地教育停滯,我在中學畢業兩年後,被下放到鄂西山區農村插隊落戶。我們住在一間光線陰暗的平房裡。遇上下雨天不能出工,一群十七八歲的少男少女坐在一起,你一首我一首地輪流唱起歌來。那時候唱的歌,大多是當時流行的思念領袖之類的紅歌如《我愛北京天安門》、《北京的金山上》、《大海航行靠舵手》、《山丹丹開花紅豔豔》等。我們還喜歡唱些俄羅斯民歌如《小路》、《燈光》、《喀秋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等,大夥兒唱得抑揚婉轉,情意綿綿。

1975年冬,我不慎罹患重病癱瘓了,高燒不止。同學們用平板車拉著我,輾轉於各大醫院求治,久久不見起色,反倒愈治癒重,直至奄奄一息,昏迷不醒。在我垂危之時,哥哥和我的兩位摯友范聲敏、尹劍鋒匆匆趕來,用擔架抬上我,一路掛著吊瓶抬到漢口碼頭,登上了輪船,沿長江水路轉道江漢平原,赴洪湖縣中醫院求醫。我的這兩位老同學、鐵哥們,為了救我,居然連續圍追堵截那院長48小時,甚至給他下跪,懇求那位著名的風濕病專家周承明老醫生收下了我,並和他約定“死馬當做活馬醫,死活都不要醫院負責”。

在癱瘓科病房,經過兩年多的治療,我的病終於初見成效,轉危為安。殊不料因我久病不起,父母已一貧如洗,糧草漸漸斷絕,至愛親朋也都不敢露面了。住院醫藥費久拖不交,令院方無力承擔,在多次催款無果後,遂只得停醫停藥。我這個癱瘓病號卻就此“賴”給了醫院。院長決定將我由住院部大樓抬下來,安置到院牆角落的一間小平房裡。這是一排五開間的乾打壘房,西邊靠院角頂頭是廁所,依次為工具房、太平間(暫無屍體)和中草藥倉庫。在太平間1號房裡,院工臨時搭了塊木板,鋪上一塊草墊子和一床破棉絮,便成了我的病房。

記得海倫•凱勒曾說過一句令我終生難忘的話:“曾經我因為沒有鞋子而哭泣,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一個人,那個人沒有腳。”在現實中,我因為交不起住院費而哭泣,遭遇這些挫折與困難,就以為天塌下來了,從此整個人生都是黑暗無望的。殊不知,病友們都來安慰我,說海倫•凱勒又聾、又瞎、又癱,比你還要痛苦,她是個女人都挺過來了,你是個男子漢,難道你還不如她?只要你打開心靈的窗子,世界會充滿陽光的。

躺在床上,耳朵裡聽到有人在隔壁房間裡走動、說話、拿東西,眼睛的餘光看著來來往往上廁所的人。我每天的生活內容就是睡覺,因此內心裡煩燥透頂,時光難以打發。白天睡夠了覺,到了夜晚卻很精神。我捧著一本厚厚的手抄歌曲集,從頭開始一首一首地放聲開唱。唱著唱著,我仿佛回到了我最愛的廣播合唱團,看到了親愛的老師和同學們,我渾身感到有無窮無盡的溫暖和力量,再也不怕黑夜、寂靜和痛苦了。唱累了就看書,看累了,又唱歌,再唱累了,就捧著歌本睡著了。歌唱效果雖不如少年時代的舞臺和知青屋,但感覺仍爽。

不久發現,這醫院內歌者不止我一個。每晚我的歌聲一起,首先呼應的是左屋(太平間2號)鄰居,一位極具滄桑感的男聲,他喜歡唱些聲調高亢激昂的語錄歌,唱歌間歇有時還夾雜著呼口號。後來才知那也是個沒有單位管的精神病人,別人都叫他老瘋子,我卻稱呼他為“2號大叔”。估計他也是沒錢繳納醫藥費,不然就不會住到太平間了。

此外院內還有另一位歌者,那聲音清脆、飽滿、甜美,方向在太平間正北約30米住院部大樓那邊,在大樓與太平間之間有一片小操場,那歌者可能游離於操場之上,具體方位不詳。但歌聲極具穿透力,有著青衣和花旦之功底,最擅演唱北方評劇和中國民歌,筱白玉霜的《秦香蓮》和新鳳霞的《劉巧兒》均仿得惟妙惟肖,郭蘭英的《小二黑結婚》也唱得盪氣迴腸。聽病友說,那位歌者是吉林省某評劇團專業演員,且小有名氣,不幸在那人妖顛倒的黑暗年代,被那些所謂的左派關進了地下室,罹患類風濕關節病癱瘓了,經過數年治療,身體已有所好轉,每天夜裡,她讓護理員用輪椅推著她在操場上轉悠,於是便有美妙的歌聲傳到我耳朵裡了。病友們皆稱呼她“小新鳳霞”。

“2號大叔”的“勤奮”主要體現在上午,不是大唱就是大笑,可見其心中積存著過剩的熱情,院方指責其為“噪音”。“小新鳳霞”則受到院方好評,晚飯後出場的時候多些,病員們在院裡乘涼時,那韻味十足的歌聲便在夜空中回轉繚繞,頗為撫慰眾人苦難的心。

那時醫院裡主治類風濕關節病的藥物主要是黃藤酒,住院患者每人每天服用三次,每次一小杯30克藥酒。據說晚上那頓酒“小新鳳霞”特別多要小半杯,酒後必歌。我出場的時間多在午夜之後,白日鄰居“2號大叔”高亢激烈,我底氣虛弱不敢與之比喉。晚上“小新鳳霞”歌曲曼妙,嗓音清麗,我“自慚音穢”更不敢出聲攪擾。待到夜深人靜,萬籟俱寂,我便偷偷出場,由著自己的心情抒唱,我最喜歡唱的一首歌是《國際歌》,“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沒有神仙皇帝,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

有位北京籍女病友常從樓上住院部溜下來到“太平間”串門兒,跟我開玩笑說:“瞧你們仨這夜半歌聲的都是些什麼人哪?一個全瘋,一個半瘋,一個全癱。深更半夜怪瘮人的,小聲點兒不行?”我和2號不理她,每夜照唱不誤。

後來我也能坐起了,請護士幫我借來輪椅,推我到操場上曬太陽。偶見一青年女子,年紀約摸三十出頭,坐在輪椅上由人推著,五官端正,但面色黃黃的,手腳均已變形,一打聽,竟是那位歌聲曼妙無比的“小新鳳霞”,不禁肅然起敬。在操場邊小徑上狹路相逢時,我向這位姐姐招手致敬,她也沖我笑了笑。雖不曾交談,但神態總有點惺惺相惜。想必她也知道了我就是另一位“夜半歌星”吧。

鄰居“2號大叔”算是幕後“配音演員”,見不到人。三年後我寫信向省委求助籌款交上了住院費,總算搬出了“太平間”,恢復了正常治療,卻始終未曾與這位老歌者見過面。

出院後回家,我開了一間賣鞋、賣衣服的小店以謀生計。

兩年後,我架著雙拐去洪湖中醫院複查、配藥,遇見住院部張護士長,聊了幾句,聽說“小新鳳霞”回長春後仍坐輪椅,雖不能站立,卻不願領著工資在家枯坐,請求到戲校做了兼職教師,成天教孩子們唱評戲。聽說“2號大叔”後來中風了無法言語,不久便病故了,帶走了他那謎一樣的經歷和謎一樣的模樣,對他的印象我永遠只能停留在他的歌聲上。那排五開間的平房也已拆除,一溜院牆打通後蓋起了新樓,全都做了經商的門面。曾經齊聚在那家醫院裡的三個“夜半歌星”,如今已天上地下,際遇各異,不知此生還能相逢否?

年過不惑之後,我又生了一場大病,頜關節疼痛並漸僵硬,牙齒也脫落大半,喉管吞咽困難只能吃半流質了,說話漏風聲音嘶啞,這也沒啥了不起的,但令我最痛苦的莫過於從此不能唱歌了。

抽屜裡存了許多歌曲和戲劇磁帶,都是以前買的。收錄機也是十幾年前的老機子,聲音渾厚低沉。在家裡一盤接一盤地連著放,我躺在床上,一邊看書一邊聽著,心情寧靜而悠遠。我發現,正是那些美妙悠揚的歌聲,把我五臟六腑裡的憂傷全都掏得一乾二淨。

有一天,女兒上學了,妻子買菜去了,屋裡沒人,我突然心血來潮,爬起來用拐杖關上窗戶,放開自己有氣無力的破嗓門,竭盡全力跟著音樂嚎叫起來:“我知道,我一直有雙隱形的翅膀,帶我飛飛過絕望。我終於看到所有夢想都開花,追逐的年輕歌聲多嘹亮。我終於翱翔用心凝望不害怕,哪裡會有風就飛多遠吧!”唱著唱著我就落下舒暢的淚水,感到在挫折和殘障面前永不退縮的那份勇氣又回到了我的身上。

生活就這樣一天天過去,是歌聲伴著我行走人間,陪著我在輪椅上叱吒風雲,給我信心與快樂,激勵我勇於面對挫折與險境,給我的人生增添了一份份異彩。所以,我愛唱歌,我會永遠這樣唱下去。世上要背負的東西太多,人們總是不能停下來好好想想自己的喜好,總是忙著向前走,丟失了心靈上最初的喜歡。所以,我會永遠堅持。永遠!

Strikers Wallis Crashed near the capital of Ohio The Committee approved rules The average Internet user Into the wind Short The heart of a friend the sea heart Blossoming open I am a fish I do not know, you in where

Posted by sanny0926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每晚他都會拿把椅子坐在陽臺看著那閃爍滿天的星星,他乾癟著嘴唇想到樂處便堆滿一臉的褶子,這個老不死的倒挺幽默,隨便找個東西就聊個沒完沒了,不過除了陽臺上的那盆吊蘭其餘的也只是見個面打個招呼,然後各顧各的,碰見也很少言語,可是他對吊蘭卻是情有獨鍾,一見面不是“動手動腳”有時也會惡作劇似的澆她一身的水,然後拽過一把椅子與其對視而坐,絮絮叨叨的說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所以我經常就喊他老天真。你聽這個天真又在哪兒瞎叨叨;“你在那邊過的怎麼樣?天氣如何?”……

你不知道這老傢伙是很有豔福的,當年全村就屬他長的最難看,可他卻最後騙的了全村最俊的姑娘,害的好幾個當初暗戀那個姑娘的後生差點上了吊,沒過多久他就帶著那個俊姑娘離開了村子,我想他也多半是害怕出人命的緣故……

後來這老東西撞上了狗屎運,在公家的的單位謀了一份差事,後來又有了一套房子,更讓他曾經的情敵嫉妒羡慕恨的是那個俊姑娘給他生了一對可愛的兒女,雖然兒子長的好像跟他沒有一點血緣關係,可他並沒有像余華筆下的許三觀一樣由孩子長相懷疑到自己的老婆,所以我覺得這老東西心裡還算陽光。

時間這個傢伙有時候走的快的就像人從樓上跳到樓下,一眨眼就到死的時候了,況且孩子的孩子都已經滿地跑了,這老東西一直想走在老伴的前面,因為他怕老伴一走他自己會變得無依無靠,況且現在法制原來越來越健全他再不用怕他把她丟在世間會有人欺負,你說這個老東西想的這是什麼,豬都比他想的好,人家從出生之後就知道遲早會挨那一刀子,所以就活得那麼瀟灑,況且有些事情政策也允許更不用裝的那麼紳士,基辛格先生就活的那麼瀟灑,但我知道這絕對與他的身高和長相無關。

這老不死有一次因為老婆在老年歌舞團有了一個比他長的帥的男舞伴,就天天泡在醋缸裡了,最可恨的是他竟然躺在床上裝起了病,嚇的老伴趕緊辭了鼓舞團的工作,吼來兒女抬著這老東西就往醫院裡送,你說說這叫什麼人?更可氣的是他嫌老伴嘮叨,就躲在他的書房裡看本山大叔的小品,還在他的書房門上貼上一條紙條大言不慚的寫著“領導,俺正在閉關寫稿,勿擾”!哈哈,你千萬不要被他騙了,不然你還以為他是什麼大家呢,我告訴你吧他七十幾年只發表過兩篇文章,但是這老東西還真寫了不少從未發表過的文章,例如“泰戈爾替徐志摩寫的情詩”,“狐狸與妖精的關係”甚至還有“老鼠替貓生兒子”的滑稽文字……終於有一天他在他的幻想中睡了過去,等他醒來的時候就找不到老伴了……兒子怕他一個冷清想把他接過去,可這老東西死活不去,於是每天一個在家裡待著,想老伴的時候就對著他老伴以前養的那盆吊蘭叨叨,後來就練了這種“無人聊不完的神功”。這不他又聊開了;“你是不是等我等急了?”,“快了我覺得我很快就能追上你的腳步了”……Not dyed red. Don't look back The 2014 budget 妙な言葉である The North Island is low Gas explosion in 2011 Onehunga Between the two locations may sprint distance Ex soldier killed after police shootout Tokoroa gang member on run Forgive and forget

Posted by sanny0926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0277  
那背影悠然遠去,他從夢中醒來,卻發現躺在身邊的是另一張面孔,明明是朝夕相對的面孔,此時看著,竟有些陌生的感覺。他輕身下床,怕驚醒身邊的人。慢慢走到電腦前,打開機器,輕輕抽出椅子,緩緩坐下,只開了顯示器,不敢弄出一絲聲音。

像往常一樣,他進入她的空間,查看她的消息。他有一個很老的QQ號,但是幾個月才上一次。對他來說,這個號碼最大的作用,是讓他知道她的消息,也是他們現在唯一的聯系方式。偶爾,他會和她打個招呼,聊上幾句。但更多的時候,他只是去她的空間看看,看她最近過得怎么樣,看她的日記,她的新相片,她的老相片。然後,懷念一下過去的時光,那些她和另一個人的故事,在那故事裏,他們精彩得有如一部激烈的電影,而他自己,只是電影裏的配角。當然,美麗的故事未必有美麗的結局,最後男女主角沒有在一起,何況他這個不起眼的小配角。但是,他覺得這樣也很好,至少從頭到尾他都經曆過故事的全部,而不僅僅是個觀眾,至少,他看到過她最美的時光,參與過她最放肆的時刻。他永遠都會記得,她最燦爛的年華。

是的,對於她來說,他只不過是她生命中的一個過客,甚至連重要一點的記憶都沒有。但她卻是他夢裏最常出現的人,是的他曾經愛過她,很愛很愛,也許不是最愛的那個,但是確實最特別的一個。他一直覺得他喜歡的不是真正的他,而是自己想象出來的一個夢,雖然是同一張面孔,但卻是完全不相幹的兩個人,跟真正的她全無關系。但這並不妨礙他繼續喜歡她,他喜歡懷念那段時光,喜歡懷念地那種感覺。

好了,夜深了,將她的相片繼續收藏在時光的角落裏吧,待有空再取出來看看。

Earthquake prone buildings Failed to create jobs The first core public sector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reland home repossession rise Labor and fine primary minister Treatment of Mr. Bain's claim for compensation Manhunt a police man 天然塚公園から Government and parliament banned Gang patch proper Giant dairy whey pollution scandal

Posted by sanny0926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2578  
我的一朋友跟我說:“還學什麼?我們都半身入土的人了,學那麼多帶到棺材裏啊?”這話對我產生不小的消極影響,以致我這個星期基本就在遊戲中度過。

這與我的進取觀是相違背的,我過去一直認為人只要還有一口氣,就不能放棄,就要努力奮鬥。我也曾用毛筆書法寫過:“生命不息,戰鬥不止”,而現在的戰鬥精神明顯削弱。我知道我的朋友講這話也沒有錯,至少代表絕大多數普通人的想法,在普通人看來,人過四十就不該拼命進取,取而代之的是享受人生,吃喝玩樂,反正苦也苦過,到了該享受的時候了,畢竟還能有多久活?

但我不贊成我朋友的觀點,他只是代表普通人的生活觀,作為要在這世上有一番作為的人來說,就不能這樣做了。我佩服七八十歲的老者還要堅持學習,考大學,這是什麼精神?我相信他學習不為功利,但他不服老,他要和年輕人比拼,看誰心態更年輕?他勝了,而且我認為他愛好學習,這就是他活著的價值和意義。

人到任何時候讀書、學習都不晚,學習無用論代表的只能是庸常之輩,不是有為人的思想。我要奮發,我要進取,我要有所作為,我平常但我拒絕平庸!

人過四十,工作也基本穩定下來,收入足夠養家糊口,甚至養老送終,完全沒必要奮發努力了,完全可以歇歇了,但我這是這樣的人,我曾寫過“沒事找事幹”的文章,說明我骨子裏還是不甘居人後的人,年歲一年比一年大,但進取的精神不能垮,只能一年更比一年強。實踐證明那些奮發進取的人永遠活得比消極無為的人要好,因為他們不服輸、不服老的精神催促他們不能懈怠,人只要不懈怠,他就能保持昂揚向上的精神。

我還要不停地學,哪怕明天就是我的末日,我也要學到生命的最後一分鐘。我是多麼懷念那些從前,卻也只能笑著說再見 憂傷青春,觸動心靈 記憶深處的那條小溪 幸福擁抱明天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跪著寫字乞討的人 如葉漾在霍童溪 立夏,閑語 成長的舞臺 放棄有時候才是華麗的開始

Posted by sanny0926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大學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自己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捧著爆米花走在大學的校園裏,享受那種寧靜那種美好。

大學的生活帶著青春淡淡的氣息,那是夢想放飛的地方,夢想在這裏練硬了翅膀,在碧藍的天空翱翔,自由的飛…

品一杯香醇的奶茶,坐在校園寧靜的石道上,細細品味一本書,合著奶茶的香味飄遠……恬靜而優雅,走過的同學互相點頭,那是一份信任與情誼。

在大學裏,汗血灑遍著每一寸土地,每一方校園,那是磨練付出的艱辛,但是,我喜歡,喜歡奮鬥,喜歡拼搏,喜歡所有的青春的熱血。

大學的大門是寬厚、莊嚴的。在還未踏進之前,就已感受到那種濃濃的青春氣息。臉上洋溢著笑容,炯炯有神的雙眼,在腦海裏描繪著一幅幅幻想的畫卷,那時,思緒早已飛到了天境之間。真的,感謝所有的可以讓我走進大學去暢遊,緩緩的留下整齊的腳印,很淺,總是在不知不覺中真的以為自己就是一個大學生,在那裏仔細品味著激動和喜悅。許久夢想的大學校園就這樣真實得浮現在了眼前,背上書包,捧著課本,那樣瀟灑,一座座教學高樓,神秘的矗在那裏,多想進去遊書海香。

明媚的朝陽,黃昏的夕陽,滿天星光,水月洞天,都是校園裏的,伸手觸及到的藍天,流過手指的歲月,輕輕編織著的夢……夢裏有深厚的友誼,純潔的愛情,珍貴的師生情,還有每一個人的的夢編織著的夢……

夢中的快樂,所有的情緒都是甜蜜的,我喜歡生氣的摸樣,那是因為曾經在意過,在意的樣子我喜歡,因為已經在這裏長大了,不再是滿臉的傻笑和單純幼稚的想像。而是滿載著所有的一切去前進……

多希望自己能走在著前進的路上,攜手與大學校園一起奮鬥,拼搏,就算摔倒,也要笑笑爬起來……

只是喜歡經常到大學校園中走走,多希望在這裏而不是在夢裏,夢裏即摸不到也感觸不到。奮鬥的朋友們,請努力去大學裏……

你若微笑,日光傾城 夢之翼 是你讓我收獲了愛情 行走在畫裏鄉村 我們都有一個夢想 Men kill lover Joyce line costs 由一件小事想到的 Rooney not for sale, says Moyes Death surrealism

Posted by sanny0926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1 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