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32號和楊晴一起帶著便當來到病房。整個下午何薇幾乎都在睡覺,因此這會兒精神已經明顯的好了許多。
  看見32號進來,何薇趕忙坐起身子招呼他坐下,趁著楊晴張羅三人的便當時,何薇又細細地打量了32號一番。
  今天他穿了件墨綠色圓領毛衣,露出白色的襯衫領口,底下是略微寬鬆的牛仔褲和一雙短筒靴子,比前幾次看他明顯得要精神了許多。何

薇還特意地留意了他的肩膀,嗯,很好﹗干乾淨淨、沒有一點頭皮屑的痕跡﹗
  趁著楊晴給她端來便當時,何薇翹起雙手拇指,小聲地在她耳邊學著日本腔說︰“王大鵬先生是大大地進步了啊﹗”
  楊晴也附耳小聲回道︰“真的啊﹗嘿嘿,我改造的還算成功吧?﹗”
  何薇看見32號體貼地替楊晴剝掉油雞上的雞皮,又仔細地把紅燒排骨上的青蔥末末剔掉,楊晴吃飯時,他一會兒遞湯,一會兒遞紙巾,注

意力就幾乎沒有離開過她的身上。
  吃完飯,32號又坐了半個多鐘頭,楊晴才好不容易半威脅、半撒嬌地讓他先行離開。等送了他出門回到房間,兩人才算踏實下來。
  “楊晴﹗看見他這么對你,我真的蠻感動的﹗”何薇這時已重新斜躺在床上。
  “我知道﹗我也覺得非常幸運﹗”
  “這遠不僅僅是幸運﹗你人那麼善良,這是老天爺給你的獎賞﹗”何薇說這話時,她是真心這么認為的。
  楊晴看見何薇精神挺好的,就把今天幫她處理個案的情形和到目前為止婚禮籌備的狀況大致和她說了說。本來,楊晴今晚是不打算再提起

嫣兒的,可沒想到何薇自己卻先挑起了這個話題︰
  “昨晚我做了一夜的夢,夢見好多那時候我們三人在學校的情形。楊晴,我還夢見方震,可是夢裡已經不記得他長的樣子了﹗”
  楊晴點點頭,沒有說話。
  何薇接著說︰“你還記不記得他曾經讓你轉交給我的一封信?上個月你告訴我嫣兒懷孕以後,回家我就把它找出來看了。”
  楊晴把椅子稍微向前挪了挪,心裡七上八下地,但還是沒敢接話。
  何薇平靜地繼續說︰“信裡他沒有說太多,只是告訴我為什麼會愛上嫣兒。楊晴,我看信之前,以為自己一定會非常激動,可是沒有想到

,我看完信卻沒有太多的情緒,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我……”
  她還沒說完,門口就進來了值夜勤的護士,何薇於是安靜地讓護士量體溫、量血壓、吃了藥、重新換上輸液袋,楊晴又問了問目前的情況

。等護士離開之後,何薇調整了臥姿,才又繼續說︰
  “我原先以為,那是我自我防衛的心理原素。可是,昨夜夢裡,我竟然無論多么努力地回想,多么努力地睜開眼睛,都看不清楚他的臉。

醒來之後,我就知道,他對我來說,已經是完全過去了﹗”
  楊晴見何薇的臉都漲紅了,於是站起來給她倒杯熱水,不忍的說︰“先別說了,你要不要休息一會兒?”
  第十二章(3)
  “沒關係,我不覺得累。今天特別想和你說話。你知道我昨天到天安門看降旗去了,看完之後,又在那兒站了3個多小時,當時我一直在想

,我心裡的憤怒到底是什麼?都已經是6年前的事了,為什麼我到現下都還沒有完全放下?”何薇抬手示意楊晴不用接話,喝了一點她遞過來的

熱水,又繼續說︰
  “後來夜裡做夢,發現自己連方震的樣子都不太記得了,這才知道,我沒有放下的,不是對方震的感情,而是自己可怕的自尊和驕傲。”
  何薇突然覺得有點頭暈,感覺太陽穴上的小棒槌又開始敲了。她緩緩地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楊晴等了一會兒,見何薇沒有動靜,心想她已經睡著了,於是躡手躡腳地收拾東西,打算離去。當她正準備開門,何薇在身後突然又說︰
  “楊晴,如果嫣兒願意,你就帶她來吧﹗”
  這夜,楊晴和何薇都沒有睡好覺,何薇看著吊瓶一滴一滴往下墜落的液體發呆,楊晴則數著窗帘上的琉璃珠子,祈禱天亮後窗外是個明媚

的艷陽天。
  《尋找32號》PART4
  第十三章(1)
  13之1
  12月25日,星期六,對西洋人來說,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象徵著愛、寬恕和團聚。何薇她們雖然不信教,但也像一般時髦的都會年

輕人一般,喜歡耶誕節華麗的氛圍和歡樂。
  一早,何薇在窗外已是一片皚皚的白雪中醒來,看見大頭坐在一旁聚精會神地看書,趕忙直起身子驚訝地問道︰“大頭,才這么早,你怎

么就來了?”
  大頭伸了伸懶腰,揉揉眼睛說︰“在家裡睡不著就來看你了唄﹗怎么樣?好點了嗎?”說著把書闔上,站起來給何薇倒了杯熱水。
  何薇捧著杯子一點一點的喝著,突然想到大頭這陣子一定也不好過,有點自責光顧著自己的傷心事,沒有想到他的心情。於是柔聲的問︰

“大頭,你的小女朋友現下怎么樣了?”
  “噢,我們昨晚才透過電話,她已經辦好入學手續,就等著過了元旦開始上學。”
  “那蠻好的,分開一段時間盤整一下,說不定會更好﹗”
  “是,我也是這么告訴她的,反正她還小,她也知道我對其他人也沒有什麼想法。”大頭說著穿上棉襖,回頭問何薇說︰“行了,我現就給你

買早點去。你發個話,要西式的還是中式的?”
  何薇點了早餐,心裡充塞著福祉,想到自己雖然失去了愛情,卻擁有幾個真心相待的朋友,老天爺之於她,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大頭出門後,她慢慢地下床,在簡單的浴室裡洗漱完畢之後,不想立刻上床,就在大頭剛才看書的椅子上坐下,欣賞著窗外的雪景。
  北京的雪景她並不陌生,住在這兒已經十多年了,相較於蘇州,這兒可能埋藏了她更多的記憶。以前住在學校宿舍時,每到下雪天,她和

嫣兒總是雀躍不已。從小在南方長大的嫣兒從來沒見過雪,第一次看見天空真的飄下白白的雪花,一路玩雪的結果,讓她從宿舍走到教室的短

短路程竟然花了45分鐘。楊晴對她倆的大驚小怪很是不以為然,老家在松花江畔的她,雖然也欣賞雪後的美景,但現實生活的殘酷卻讓她少了

對美景浪漫的遐想。
  何薇病房的窗外對著一個小小的街心公園,公園中央廣場上有一株巨大的松樹,看樣子昨夜的雪下得不小,松樹的每一根枝丫上都倒掛著

晶亮的雪柱,樹下的長木椅上也鋪著濃濃的白雪,在晨曦下閃爍著銀光,好像一張上好的白色絲絨椅墊。星期六的早晨,公園裡幾乎沒有人,

連天上飛翔的鳥兒都寂靜無聲。何薇發覺自己呼吸和心跳的速度都放慢了下來,深怕自己的粗魯破壞了這美好的寧靜。eFax| E-FAX| Email to fax| Online fax| Fax to email| Efax service| 電郵傳真 吸塑|鐳射貼紙|條碼貼紙| 彩盒|掛牌 |PVC Blister| Laser Sticker| Hang Tag| BarCode Sticker| Paper Box

sanny0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