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之驕子(23)
  女兒安妮在大學的主攻方向是心理學。因此,除了心理學的必修課以外,還有許多選修課,供她選擇。很多中國家長,在這方面管得很嚴,修什麼課,不修什麼課,往往是由家長來替孩子決定。對此,我覺得很不可思議。選修課是學校給予孩子們的自主權,應該毫無保留地由他們自我決定。學習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貫穿人一生一世的事。特別是當今的時代,是一個呼喚通才的知識經濟時代,世上任何一種知識都有著它不可忽視的相通性、兼容性、並存性和輻射性,年輕的一代無論是學什麼,這些知識最終都會自然地匯入到他們一生的學識和經歷中去,成其為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所以,在安妮的選修課方面,她一直享有充分的自主權。大學一年級的第二個學期,她告訴我她決定修一門攝影課,我欣然同意了,並為她買了特種照相機和攝影、洗相的各種器材。這門課是一門藝術性很高的課程。課程基本上可分為理論和實踐兩部分。在實踐部分裡又分為教授命題攝影和自我取材的攝影。學生的考核也分兩部分,一是書面的理論考核,二是實際的攝影作品。學生從選景、調距、拍照、暗房沖洗全部由個人完成。影像全部是黑白片。力求黑白兩色的清晰、反差、互襯,是技術方面的訓練;取景的真實、別致、內涵,是思惟方面的訓練;成相的細膩、角度、感觀,是觀察方面的訓練。由此可見,一個不以攝影為專業的學生,從中仍可以學到很多東西,諸如觀察、審美、創造、聯想、發揮等等,都是他們一生中學習任何事情的必不可少的訓練。更何況,他們還同時享受到了攝影本身的樂趣,何樂而不為呢?
  安妮幾幅成功的攝影作品,我們都用大型鏡框裝好,掛在自家的牆壁上,經常欣賞。最重要的是,她從此迷上了攝影,給她豐富多彩的業餘生活中又添了一枝花。
  進入了大學二年級後,安妮說她要選修一門中文課。賓大的中文課是作為極正規的第二語言的選修課。課程分為初、中、進階,其內容包括聽、說、讀、寫和漢語拼音,同時教授一些有關的中國歷史、文化、民族特徵等。
  安妮由於自幼有著良好的漢語拼音和漢字的基礎,並且在聽說方面一直堅持不斷。她選修了中級班作為開始。原本她只是想選一個學期就可以了。沒想到,不學則已,一學起來,興趣一發不可收拾。
  安妮的中文教授是一個來自台灣的、講著一口純正國語的青年教師。她在美主攻教育學和語言學,取得博士學位,任教於賓大。她教學的最大特點是和藹可親。任何一個出現下中國日曆上的大大小小的節日,她都會設法製作一些小禮物,送給她的每一個學生,借以加強學生對中國文化的點滴了解。在每個學期結束時,她會自掏腰包,為班上學生每人買一份中國餐(這樣的事情,美國教授很少做),全班的學生和教授一起邊吃邊用中文聊天,氣氛十分動人溫馨。
  在美國,中文和英文的學習方法大同小異,除了教科書以外,還有大量的課外讀物。每讀完一本課外書,就要交一份讀書報告。由於這種高密度的訓練方法,使學生很快便可以讀懂中文書和用中文作文了。安妮的作文曾多次被當成范文,而由老師在全班宣讀,與大家共賞。
  安妮在大二結束時,按照教授命題的作文“給我父母的一封信”中,這樣寫著︰
  親愛的爸爸、媽媽︰
  你們怎么樣啊?身體還好吧?我過得挺好的,功課還不算太重。這學期我選了五門課,都是我很感興趣的課。所以,雖然我忙是忙,但是我還是很喜歡在班裡學的東西。我學的五門課裡包括兩門心理學、還有統計學、歷史和中文。我最喜歡的是一門心理學的課。我們在班上會研究憂郁症、恐懼症什麼的,都非常有意思。除了這門心理學課以外,我也很喜歡我的中文課,我越學越有興趣。我現下認識的漢字比以前多得多。我希望能夠利用今年的暑假去北京探親,順便再學些中文。

sanny0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