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陰霾的天空壓迫著整個非洲大草原,連綿的秋雨使它處處形成著沼澤。而河水已經泛濫,像鍍銀的章魚朝四面八方伸出曲長的手臂。獅子們蜷臥在樹叢中,彷彿都被淋得無精打采一籌莫展的樣子,眼神裡呈現著少有的迷惘……
象群緩緩地走過來了,大約二十幾頭。它們的首領,自然是一頭母象,軀體巨大而且氣度雍容,似乎有能力擺平發生在非洲大草原上的一切大事件。
的確有事件發生了。一頭小象追隨著這一象群,企圖加入它們的集體。那小象看去還不到一歲,嚴格地說是一頭幼象。那象群中也是有小象的,被大象們前後左右地保護在集體的中央。它們安全得近於無聊,總想離開象群的中央,鑽出大象們的保護圈。儘管大草原上一片靜謐,

大象們卻還是顯得對小象們的安全很不放心。那一頭顛顛的疲憊不堪的小象,腳步蹣跚而又執拗地追隨著它們,巴望著尋找一個機會鑽入大象們的保護圈,混入到小象中去。是的,它看上去實在太小了。
這么小的一頭小象孤單存在的情況是極少見的。在象群,母親從來不會離開自己這么小的孩子,除非它死了。而如果一位母親死了,它的孩子也一定會受到它所屬象群的呵護。
每當它太接近那一象群,它就會受到驅趕。那些大象們顯然不歡迎它,冷漠地排斥它的加入。
不知那小象已經追隨了它們多久。從它疲憊的樣子看,分明已經追隨了很久很久。也分明的,它已經很餓了。
天在黑下來。
小象愈加巴望獲得一份安全感。它似乎本能地覺出了黑夜所必將潛伏著的種種不測。那一象群中央的小象們的肚子圓鼓鼓的,它們看上去吃得太飽了,有必要行走以助消化。而那一頭小象的肚子卻癟癟的,不難看出它正忍受著飢餓的滋味。它的小眼睛裡,流露著對黑夜和孤獨的恐懼……
它的追隨也許還使那一象群感到了被糾纏的嫌惡。大象們一次次用鼻子挑開它,或用腳蹬開它。疲憊而又飢餓的那一頭小象,已經站不太穩了。大象們的鼻子只輕輕一挑它,它就橫著倒下了;大象的腳只輕輕一蹬它,它也就橫著倒下了,而且半天沒力氣爬起來。小象望著它們,發呆片刻,繼而又追隨奔去。
以上是電視片《神祕的地球》中的片斷。
當時我正在一位朋友家裡。
我的朋友兩年前亡於車禍,那一天是他的忌日,我到他家裡去看望他的妻子和他的兒子,問問生活上有沒有什麼困難。
我和那做母親的正低聲聊著,她忽然不說話了,朝我擺她的下巴。我明白她的意思,於是扭頭看她的兒子。她的兒子背對著我們,全神貫注地在看電視。
那一刻他們的家裡靜極了。
於是我們兩個大人也看到了關於象群的以上紀實片斷。
那男孩說︰“小象真可憐。”
他是在自言自語,沒有覺察到我們兩個大人正默默地注視著他。
我和他的母親對望一眼,誰都沒說什麼。
我們兩個大人也覺得那小象著實可憐。
剛剛跟頭把式地追上那一象群的小象,又遭到同樣的驅趕後,又一次橫著倒下了……
那又一次橫著倒在泥濘中的小象,伸直了它的鼻子和腿,一動不動了……
男孩自言自語︰“可憐的小象死了。”
我聽到他抽了一下他的鼻子。而我則向他的母親指指自己的眼睛,他母親微微點了一下頭。
於是我知道那男孩是在流著眼淚了。
然而那小象並沒死,它終於還是掙扎著站了起來。
象群已經走得很遠很遠,遠得它再也不可能追上了。小象六神無主地呆望一會兒,沮喪地調轉頭,茫然而又盲目地往回走。
它那一種沮喪的樣子,真是一種沮喪極了……沮喪極了的樣子啊。
有幾只土野狼開始進攻它,它卻顛顛地只管往前走,一副完全聽憑命運擺佈的樣子。一只土野狼從後面撲抱住了它,咬它。而它仍毫無回應地往前走,頭一點一點的,像某些七老八十的老頭那一種走法。象皮的濃度,使它沒有頃刻便成為土野狼們的晚餐……
小象走,那一只撲抱住它不放的土野狼也用兩條後腿跟著走,不罷不休地仍張口咬它。另幾只土野狼,圍著小象前躥後躥。
小象和土野狼們,就那麼趟過了一片水。
我聽到男孩又抽了一下鼻子。
我和他的母親,竟都有點不忍再看下去了……
忽然,那小象揚起鼻子悲鳴了一聲。
忽然,遠處的象群站住了。
母象的耳朵挺了起來。
又一聲悲鳴……
母象如同聽到了什麼比它更威權的號令似的,一調頭就循聲奔回來。而那象群,幾秒鐘的遲豫之後,跟隨著母象奔回來……

 

sanny0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本諧劇泰斗、著名作家昭廣的成長故事一直是日本的父母教育孩子的樣本。在日本戰後那段物質極度匱乏的日子裡。這位老人的外婆用信念和智慧精心料理自己的生活,雖然身處困境,卻依然用滿腔的熱情去搜索快樂和福祉,用真心去展露笑容。

她不僅僅用自己勤勞的雙手把生活打理得溫暖而光亮,而且教會了外孫如何在困境_中發現福祉和快樂,如何在挫折中保持堅強。
  二戰結束以後,因為生活的變故,年僅8歲的昭廣被寄養在鄉下的外婆家裡。外婆家十分貧窮,昭廣喜歡運動,外婆沒有能力購買體育用品,就建議昭廣練習跑步。因為跑步是不用花錢的。昭廣後來竟然成了運動會的賽跑明星。
  為了維生。外婆就在家門外的小河裡橫著放了一根木頭,用以攔截上游漂浮過來的各種物品,穿破的衣物。不夠新鮮的菜蔬,畸形的水果,樹枝等等,外婆說這是她家的超市。每當上游漂下來很多東西的時候。看著這些“戰利品”,昭廣和外婆都會為這意外的斬獲而歡呼雀躍。樹枝晾干就可以生火,長得不規則的蘿蔔切成小塊兒以後味道與好蘿蔔一樣,畸形的黃瓜切成絲以後味道與好黃瓜也沒有兩樣。有時候什麼也沒有攔到,外婆會自言自語地說︰“今天超市休息嗎?”有一件事情昭廣一直很奇怪。外婆每天從外面回來的時候,腰裡都系著一根長長的繩子,繩子後面拴著一塊什麼東西,每走一步就發出嘎啦嘎啦的聲響。他奇怪地問外婆。為什麼故意拴一個東西影響自己走路呢?外婆笑著告訴他,那是一塊磁鐵︰“光是走路什麼事情也不做,多可惜,帶著這塊磁鐵,你看,可以帶回很多東西的,可以賣不少錢的。不揀起這些廢棄的東西,老天是要懲罰的。”他看到外婆拿起磁鐵。上面沾滿了螺絲、釘子、鐵條等,放進一個鐵桶裡──裡面已經有了不少類似的東西了。
  昭廣國小時的成績一直不好,每門功課總是考1分、2分、3分。每當昭廣把成績單拿回家的時候,外婆看著成績單就會說︰“不錯,加在一起不就是 5分多了嗎?人生就是總合力。”昭廣與外婆一起生活了8年之久。在開朗、樂觀的外婆那裡,昭廣從她樸素而真摯的生活故事中學會了一個人如何面對艱苦和挫折,如何微笑著面對困境。

 

sanny0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隔兩個月後的今天,我已經能跑能跳、活動自如了。雖然那倒霉的龍虎膏藥在我小腿上留下的印記還沒有完全散盡,但是我相信假以時日終究會消失的。不過在雪山徒步的經歷,會像永不褪色的電影,時不時地重現。
  徒步的第四天,我蜷縮在冰涼的被子裡,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此時受傷的小腿肌肉已經變得僵硬。硬著頭皮下了床,發現自己根本就站不穩,實在太艱難了。但是此時不知道哪兒來的力量和勇氣,還是切牙拄著登山杖走出房間。大家見我能下床走路,也都放心了。向導也輕鬆了很多,畢竟帶我們出來,也希望大家都能平安地回去。

 接下來的路況漸漸好走,只是下坡的台階越來越多,這對於我來說,並非是件好事,因為下台階不論對膝蓋還是對小腿肌肉壓力都很大。但是漸漸地我就適應了這種路況,而且越走肌肉越軟,反而舒緩了疼痛。走了兩個小時後,終於到了昨天原定過夜村莊的TAPAPANI。本來可以再看一次日照金山的,可惜我們晚到了20個小時,住宿的旅行者都已經上路,除了小攤販之外,剩下的只是空蕩蕩的客棧和悠閒的村民。不過這樣遲到不但沒有影響觀看雪山的壯觀,反而有了獨享美景的待遇,我們5人“包”了村子裡最高點──360度觀景亭。強烈的陽光照在雪山上,白得刺眼;照在我們的身上,溫暖而慵懶;甜酸的檸檬茶,讓輕鬆的細胞充滿了全身,此時的我,已經忘卻了疼痛,心情走出了陰霾。原來,需要戰勝的只是自己。這一路走來,大家並沒有被疲勞感壓得走不動,也沒有想像中的腰酸背痛,反而漸入佳境,越走越帶勁兒。記得剛出發的時候,見一個茶館就要進去喝茶,過一個歇腳處就要坐,而現下連續走上2-3個小時都不帶停的。隨著海拔越來越低,天氣也開始瞬息萬變,時晴時雨。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們就默默地走在美麗的風景裡,誰也沒有說話,都沈浸在各自的思緒中。我已經不記得自己當時在想什麼了,有可能什麼也沒想,任由雨水打在外套上,樹葉在耳邊沙沙地作響、聽力在無限地伸展,能聽到遠處叢林裡猴子啼叫聲,還能分別出各種鳥叫的細微不同,彷彿自己完全溶入在這片密林中。心,無比的寧靜、平和。
  傍晚時分,頂著夕陽到達Ghandruk,一個富饒的村莊,在梯田裡甚至還有一個排球場。從山上下來,我一眼看中了這個漂亮的小客棧,白磚牆,原木的柱子,被一大片橙色的雛菊圍繞,最棒的是客棧正對著雪山群,撲滿草地的院子就是一個觀景台,幾張白色的桌椅隨意散落在其中,我想此時沒有什麼事情能比在此地喝茶更享受的了。如此精致的客棧由一對母女打理,一位年輕的女子,身著紅衣和披肩正倚在門口,喝著熱茶,閑情逸致地遙望著遠方的雪山,當我準備把鏡頭對向她的時候,她露出了 腆的微笑︰“Nameste。”雖然我們當天晚上沒有住在這裡,但lily、Yeti和我還是留在這裡喝了下午茶,看了日落才走。從這個角度正好能看到整個山谷的風起雲涌︰時而被雲霧籠罩,神祕的雪山群若隱若現;時而雲開霧散,巍峨的山谷一眼看不到頭,每一秒鐘都充滿了驚艷。讓我不由地羨慕起這個每天能笑看風雲的女孩。
  今夜是在山裡住的最後一個晚上了,坐在平台上的我,遲遲不肯起身離開。徒步是此次尼泊爾之行的重頭戲,當精彩的部分接近尾聲時,也意味著旅程即將結束,我又怎么會舍得離開呢?
  用了5天的時間,走了人生至今最長的路;也用了5天的時間對行走著迷。與雪山艷遇,過著童話般的簡單生活。記得好學的背夫曾經讓Lily教他一句中文,能讓他記住我們,就像曾經有個女孩教他“我愛你”,讓他至今念念不忘。結果Lily想了2天,教給他5個字──“真他媽漂亮”﹗無須詫異從淑女口中竟然蹦出的這個詞兒,因為面對如此多的美景,其他的一切形容詞都顯得矯情,沒有比這更貼切了﹗不知道背夫如今是不是還能記住這5個字,不知道下次遇到的中國客人聽到後會如何回應,但是我們卻記住了──大聲說那5個字時所看到的風景。
  常有人問我,“徒步又累又辛苦,有啥好玩的?”其實我至今也無法概括出其中的意義,但是我知道深深吸引我的,已經不只是因為沿途的美麗風景了,而是那些在風景中的“美麗”──酸甜苦辣的體驗、喜怒哀樂的心情和脫胎換骨的過程。我想如果旅行是人生的縮影,那麼徒步就是旅行的濃縮。

 

sanny0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值江南雨季。

入夜,電閃雷鳴,淫雨霏霏,風聲、雨聲、雷聲緩緩入耳。停電後,空調和電扇皆成擺設,躺在床上燥熱不安,輾轉反側,無法成眠。妻終於鬱鬱地說:“外面一定很涼快吧?”這句話激起了我對室外涼夜的無限眷戀!於是我提議到外面涼快一下,妻欣然贊同。

我們所居三樓,有一個封頂的大陽台,確實涼爽而開泰,如水的涼風撲面而來,習習而過。電閃雷鳴中不時有雨絲浮粘在身上,甚是舒暢。妻小鳥依人,斜倚在懷,說不盡的溫柔,道不盡的嫵媚。懷抱她玲瓏剔透的性感身軀,撫摸那滑如凝脂的完美肌膚,突然有了一種莫名的衝動!此刻我已是一條狂野之魚,剎那間深入那張為我而開的網裡,不思掙脫。我將自身出賣給那張無可挑剔而遊仞有餘的精美之網了,出賣給那出神入化、泛著無限蠱惑的閃電,出賣給這個比深淵更深的江南雨夜......

一道極強的閃電驚擾了我們,我和妻幾乎同時的顫抖了一下。妻怕怕地說:“我們回吧,多危險!地上都是濕的。”我說:“不!”妻又說:“如果我們不幸被雷電擊中,羞死了,我們可是世界上最無聊的夫妻。”我卻無比愜意的說:“不!真要是那樣,我們可是世界上最浪漫的夫妻,就是死也要死得浪漫絕倫!”

漸入佳境,雨夜就顯得無比柔媚起來,連那間或閃爍的雷電也格外的深情款款了,我們已完全忘記了恐懼。閃電下,只穿了一件吊帶小紅睡衣的妻像一朵怒放的鮮花,嬌奢無比,花開有聲!這是極為奢侈的時刻!我將耗盡黑夜的彈性和生命鋒利的激情。妻已嬌喘微微,那纖巧的喘息掩蓋了雨夜的寂靜,剎那間纏綿的過程已成永恆!
  
我們時而相對相擁,翩翩而舞。入幽深處忘乎天地,於壓抑中超然,於狹隘中潛藏洶湧;入淺薄處寬大釋然,濃淡相宜,清逸無比,綿綿中芬芳楚楚,幽幽中裊嬝娜娜。時而上下翻飛,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時而前後追逐,鴛鴦戲水,驚濤水暖,亦緊亦趨,柔美無限。蜜蜜似春蛇相纏,藤蔓相繞,恍惚猶醉入夢縈,弱柳扶風,繽紛繚繞。

我彷佛騎著夜的白馬,馳騁於茫茫草原,路過妻的門前,將她拽上馬背,打馬回江南。我願嗒嗒的馬蹄聲,是一切愛的終結,是生死交接的那一次喧嘩。劃開細細密密的江南雨,寫我純美燦爛的心血之詩歌......

我彷佛傾聽遠古的琴曲,流水淙淙,高山崢崢。自云中飄出,從山岩跌下,感受那短暫失重後的殘酷爆裂,然後奔流而過,是湍急後的舒緩,蜜蜜如絲,渺渺如煙......

我的手掌感受到妻的熱烈,那汨汨熱熱的香汗如真真切切的表白。而陽台外冰涼的雨點偶爾打在我的額頭。這一冷一熱兩種感覺,沿著我的末梢神經上傳,在大腦匯合,融為一點,化而開去,終於讓我達到那至高顛峰,喃喃中我亦聽見妻的呻吟!這致命的浪漫足以讓我們忘記天地之中還有愛,忘記一切的彼此傷害和痛苦。才明白原來大自然的每一次冒險的考驗都只為愛而滋生。

近一小時的激情之後是懨懨的相擁。夜在一個傳說之外顯得格外的繾綣。

sanny0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