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夏天,我和友人去張家界旅遊。聽導遊說,這裡是原始風貌保持最好的風景名勝區,各種珍禽異獸數不勝數。在天子山上,我和朋友失去了聯繫,走進了一條人跡罕至的山谷。迷路的我一個勁地撥打朋友的手機,可是這裡全是盲區,根本沒有信號。正當我一籌莫展的時候,忽然聽到不遠處傳來“咻咻”的響聲,我感到很奇怪,循著聲音過去,撥開一米多高的草叢一看。嚇得我癱坐在地上。離我不到10米的一棵大松樹下,兩條眼鏡蛇正豎起半個身子,嘴裡吐著血紅的芯子,互相推搡著、纏繞著。突然間,它們分開了,後退幾米,再直起身子,猛烈地撞向對方。我被這激烈的搏鬥場面吸引住了,甚至忘記了恐懼。

我聽說眼鏡蛇是世界上最毒的動物之一,它的毒液足以讓任何動物頃刻斃命,咬對方一口不就解決問題了嗎?何必這樣糾纏不休呢?這時,戲劇性的結果出現了︰其中的一條蛇身體癱軟,“咻咻”地喘著粗氣,另一條蛇還在那裡直著身子,朝著對方搖晃腦袋,彷彿一位得勝的將軍。不一會兒,斗敗的蛇灰溜溜地鑽進了草叢,勝利者也慢騰騰地爬到不遠處一棵像小傘一樣的植物旁,用身體把它盤了起來。我仔細一看,原來那是一棵大得少見的靈芝。我突然想起書上說的一些動物趣聞︰一些大的野生動物都有自己的藥材,一旦身體出現不適的情況。它就會食用這種藥材,它一生的活動範圍都不會遠離這種藥材。我突然明白了,原來它們是在為自己的“保護神”而戰,是在為自己的生命而戰。
  後來,友人在導遊的帶領下終於找到了我,我對他們講了我所見到的一切。
  在返家的列車上,我和友人一直在為眼鏡蛇的舉動困惑不解,它們為什麼不用自己致命的武器給對方以打擊?我們一致的看法是,它的毒液肯定對同類不起作用。
  但是,我們都錯了。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從中央電視台的《動物世界》節目中看到,眼鏡蛇的毒液對任何動物都是致命的,對它的同類也是如此。可是,恰恰是因為這一點,眼鏡蛇在和同類爭斗時決不會使用這致命的一招,這就是眼鏡蛇的“道”。沒有什麼自然的法力約束它們這么做,它們卻恪守自律,絕不越雷池一步。也許正因為這點,眼鏡蛇才能生存到今天。不然,我們今天就很難看到它們的身影了。

 

創作者介紹

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

sanny0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