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首,他已不是那個18歲花季的青蔥少年。重回這個灰白的小鎮,他嘆息,哪有一點能和大都市裡的高樓媲美,真不懂她為什麼一定要留在這樣的地方,了盡一生。
  敲門,有細碎的聲音回應,“來了﹗”是她,他的心裡不由地一陣激動,她的溫柔從來不變,淡淡的,像兒時門口的姜花味道。

  “還是我來吧﹗”重逢的喜悅被一個粗實的男聲打斷,他還來不及收回笑容,沉重的木門已經“吱”一聲被打開,一個衣著艷紅襯衣的男人從門後探出頭來,濃烈的香水味刺得他直皺眉頭。
  “素琴在嗎?”他朗聲問道,卻掩不住輕微的顫抖。已經整整五年了,他在香港無時無刻不在憧憬著這個時刻。
  素琴緩緩從屋內出來,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卻把頭靠在男人肩上,輕聲問︰“是誰來了?”他眼裡有止不住的淚水,雖然也曾預想過重逢不會如此完美,卻萬萬沒料到有這樣的結局。
  準備轉身時,突然看到她摸索的動作,吃了一驚。原來,從前,她拒絕他的邀請,不是怕了大城市裡的打拼,只是一場意外讓她的眼睛不再明亮。她的拒絕,只是不忍心拖累他而已。
  他淚眼滂沱,質問她為何要這樣殘忍,不肯說出真相,任他誤會。
  她不說話,還是淺笑,淡淡的姜花味道在空氣裡彌漫開來。
  男人知道了他的身分,誠惶誠恐,不停地端來家裡的茶和糕點,刺鼻的香水味和惡俗的艷紅襯衣,看得他滿懷心酸。想當年,她是何等清秀高傲的女子,再是如何,也不該和這樣的男人了卻一生呀﹗
  男人端著高高堆起的飯菜進門時不小心跌倒,她竟一眼望去,緊張道︰“小心點兒﹗”
  他一驚,她看那男人如何看得這樣真切。
  她懂他心裡的困惑,笑道︰“那次切除腦瘤的手術將我的視覺神經損傷了,他怕黑暗中的我找不到他,就穿上鮮豔的衣服,抹上濃烈的香水,讓我憑著香水的味道和隱約的身影就可以知道他的方向。”
  再說的話,他已聽不見,只覺得心裡的內疚一直涌上來。原來,他對愛的誤會已經到了如斯地步。和那個將自己全身抹著劣質香水,不管自己的何種前途也要留在小鎮陪她一生的男人比起來,他終於明白─到底,愛一個人的最高境界,不是拋下愛人獨自打拼,而是了解她心裡所懼後,能以自己的全部自尊換她安心的方向。

 

創作者介紹

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

sanny0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