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兩個月後的今天,我已經能跑能跳、活動自如了。雖然那倒霉的龍虎膏藥在我小腿上留下的印記還沒有完全散盡,但是我相信假以時日終究會消失的。不過在雪山徒步的經歷,會像永不褪色的電影,時不時地重現。
  徒步的第四天,我蜷縮在冰涼的被子裡,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此時受傷的小腿肌肉已經變得僵硬。硬著頭皮下了床,發現自己根本就站不穩,實在太艱難了。但是此時不知道哪兒來的力量和勇氣,還是切牙拄著登山杖走出房間。大家見我能下床走路,也都放心了。向導也輕鬆了很多,畢竟帶我們出來,也希望大家都能平安地回去。

 接下來的路況漸漸好走,只是下坡的台階越來越多,這對於我來說,並非是件好事,因為下台階不論對膝蓋還是對小腿肌肉壓力都很大。但是漸漸地我就適應了這種路況,而且越走肌肉越軟,反而舒緩了疼痛。走了兩個小時後,終於到了昨天原定過夜村莊的TAPAPANI。本來可以再看一次日照金山的,可惜我們晚到了20個小時,住宿的旅行者都已經上路,除了小攤販之外,剩下的只是空蕩蕩的客棧和悠閒的村民。不過這樣遲到不但沒有影響觀看雪山的壯觀,反而有了獨享美景的待遇,我們5人“包”了村子裡最高點──360度觀景亭。強烈的陽光照在雪山上,白得刺眼;照在我們的身上,溫暖而慵懶;甜酸的檸檬茶,讓輕鬆的細胞充滿了全身,此時的我,已經忘卻了疼痛,心情走出了陰霾。原來,需要戰勝的只是自己。這一路走來,大家並沒有被疲勞感壓得走不動,也沒有想像中的腰酸背痛,反而漸入佳境,越走越帶勁兒。記得剛出發的時候,見一個茶館就要進去喝茶,過一個歇腳處就要坐,而現下連續走上2-3個小時都不帶停的。隨著海拔越來越低,天氣也開始瞬息萬變,時晴時雨。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們就默默地走在美麗的風景裡,誰也沒有說話,都沈浸在各自的思緒中。我已經不記得自己當時在想什麼了,有可能什麼也沒想,任由雨水打在外套上,樹葉在耳邊沙沙地作響、聽力在無限地伸展,能聽到遠處叢林裡猴子啼叫聲,還能分別出各種鳥叫的細微不同,彷彿自己完全溶入在這片密林中。心,無比的寧靜、平和。
  傍晚時分,頂著夕陽到達Ghandruk,一個富饒的村莊,在梯田裡甚至還有一個排球場。從山上下來,我一眼看中了這個漂亮的小客棧,白磚牆,原木的柱子,被一大片橙色的雛菊圍繞,最棒的是客棧正對著雪山群,撲滿草地的院子就是一個觀景台,幾張白色的桌椅隨意散落在其中,我想此時沒有什麼事情能比在此地喝茶更享受的了。如此精致的客棧由一對母女打理,一位年輕的女子,身著紅衣和披肩正倚在門口,喝著熱茶,閑情逸致地遙望著遠方的雪山,當我準備把鏡頭對向她的時候,她露出了 腆的微笑︰“Nameste。”雖然我們當天晚上沒有住在這裡,但lily、Yeti和我還是留在這裡喝了下午茶,看了日落才走。從這個角度正好能看到整個山谷的風起雲涌︰時而被雲霧籠罩,神祕的雪山群若隱若現;時而雲開霧散,巍峨的山谷一眼看不到頭,每一秒鐘都充滿了驚艷。讓我不由地羨慕起這個每天能笑看風雲的女孩。
  今夜是在山裡住的最後一個晚上了,坐在平台上的我,遲遲不肯起身離開。徒步是此次尼泊爾之行的重頭戲,當精彩的部分接近尾聲時,也意味著旅程即將結束,我又怎么會舍得離開呢?
  用了5天的時間,走了人生至今最長的路;也用了5天的時間對行走著迷。與雪山艷遇,過著童話般的簡單生活。記得好學的背夫曾經讓Lily教他一句中文,能讓他記住我們,就像曾經有個女孩教他“我愛你”,讓他至今念念不忘。結果Lily想了2天,教給他5個字──“真他媽漂亮”﹗無須詫異從淑女口中竟然蹦出的這個詞兒,因為面對如此多的美景,其他的一切形容詞都顯得矯情,沒有比這更貼切了﹗不知道背夫如今是不是還能記住這5個字,不知道下次遇到的中國客人聽到後會如何回應,但是我們卻記住了──大聲說那5個字時所看到的風景。
  常有人問我,“徒步又累又辛苦,有啥好玩的?”其實我至今也無法概括出其中的意義,但是我知道深深吸引我的,已經不只是因為沿途的美麗風景了,而是那些在風景中的“美麗”──酸甜苦辣的體驗、喜怒哀樂的心情和脫胎換骨的過程。我想如果旅行是人生的縮影,那麼徒步就是旅行的濃縮。

 

創作者介紹

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

sanny0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