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霾的天空壓迫著整個非洲大草原,連綿的秋雨使它處處形成著沼澤。而河水已經泛濫,像鍍銀的章魚朝四面八方伸出曲長的手臂。獅子們蜷臥在樹叢中,彷彿都被淋得無精打采一籌莫展的樣子,眼神裡呈現著少有的迷惘……
象群緩緩地走過來了,大約二十幾頭。它們的首領,自然是一頭母象,軀體巨大而且氣度雍容,似乎有能力擺平發生在非洲大草原上的一切大事件。
的確有事件發生了。一頭小象追隨著這一象群,企圖加入它們的集體。那小象看去還不到一歲,嚴格地說是一頭幼象。那象群中也是有小象的,被大象們前後左右地保護在集體的中央。它們安全得近於無聊,總想離開象群的中央,鑽出大象們的保護圈。儘管大草原上一片靜謐,

大象們卻還是顯得對小象們的安全很不放心。那一頭顛顛的疲憊不堪的小象,腳步蹣跚而又執拗地追隨著它們,巴望著尋找一個機會鑽入大象們的保護圈,混入到小象中去。是的,它看上去實在太小了。
這么小的一頭小象孤單存在的情況是極少見的。在象群,母親從來不會離開自己這么小的孩子,除非它死了。而如果一位母親死了,它的孩子也一定會受到它所屬象群的呵護。
每當它太接近那一象群,它就會受到驅趕。那些大象們顯然不歡迎它,冷漠地排斥它的加入。
不知那小象已經追隨了它們多久。從它疲憊的樣子看,分明已經追隨了很久很久。也分明的,它已經很餓了。
天在黑下來。
小象愈加巴望獲得一份安全感。它似乎本能地覺出了黑夜所必將潛伏著的種種不測。那一象群中央的小象們的肚子圓鼓鼓的,它們看上去吃得太飽了,有必要行走以助消化。而那一頭小象的肚子卻癟癟的,不難看出它正忍受著飢餓的滋味。它的小眼睛裡,流露著對黑夜和孤獨的恐懼……
它的追隨也許還使那一象群感到了被糾纏的嫌惡。大象們一次次用鼻子挑開它,或用腳蹬開它。疲憊而又飢餓的那一頭小象,已經站不太穩了。大象們的鼻子只輕輕一挑它,它就橫著倒下了;大象的腳只輕輕一蹬它,它也就橫著倒下了,而且半天沒力氣爬起來。小象望著它們,發呆片刻,繼而又追隨奔去。
以上是電視片《神祕的地球》中的片斷。
當時我正在一位朋友家裡。
我的朋友兩年前亡於車禍,那一天是他的忌日,我到他家裡去看望他的妻子和他的兒子,問問生活上有沒有什麼困難。
我和那做母親的正低聲聊著,她忽然不說話了,朝我擺她的下巴。我明白她的意思,於是扭頭看她的兒子。她的兒子背對著我們,全神貫注地在看電視。
那一刻他們的家裡靜極了。
於是我們兩個大人也看到了關於象群的以上紀實片斷。
那男孩說︰“小象真可憐。”
他是在自言自語,沒有覺察到我們兩個大人正默默地注視著他。
我和他的母親對望一眼,誰都沒說什麼。
我們兩個大人也覺得那小象著實可憐。
剛剛跟頭把式地追上那一象群的小象,又遭到同樣的驅趕後,又一次橫著倒下了……
那又一次橫著倒在泥濘中的小象,伸直了它的鼻子和腿,一動不動了……
男孩自言自語︰“可憐的小象死了。”
我聽到他抽了一下他的鼻子。而我則向他的母親指指自己的眼睛,他母親微微點了一下頭。
於是我知道那男孩是在流著眼淚了。
然而那小象並沒死,它終於還是掙扎著站了起來。
象群已經走得很遠很遠,遠得它再也不可能追上了。小象六神無主地呆望一會兒,沮喪地調轉頭,茫然而又盲目地往回走。
它那一種沮喪的樣子,真是一種沮喪極了……沮喪極了的樣子啊。
有幾只土野狼開始進攻它,它卻顛顛地只管往前走,一副完全聽憑命運擺佈的樣子。一只土野狼從後面撲抱住了它,咬它。而它仍毫無回應地往前走,頭一點一點的,像某些七老八十的老頭那一種走法。象皮的濃度,使它沒有頃刻便成為土野狼們的晚餐……
小象走,那一只撲抱住它不放的土野狼也用兩條後腿跟著走,不罷不休地仍張口咬它。另幾只土野狼,圍著小象前躥後躥。
小象和土野狼們,就那麼趟過了一片水。
我聽到男孩又抽了一下鼻子。
我和他的母親,竟都有點不忍再看下去了……
忽然,那小象揚起鼻子悲鳴了一聲。
忽然,遠處的象群站住了。
母象的耳朵挺了起來。
又一聲悲鳴……
母象如同聽到了什麼比它更威權的號令似的,一調頭就循聲奔回來。而那象群,幾秒鐘的遲豫之後,跟隨著母象奔回來……

 

創作者介紹

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

sanny0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