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哈佛讀研究生的第一年很幸運,有全額獎學金,可以讓我一心一意地念書。第二年就沒有那麼愜意了,只好向校方申請助教獎學金,即替教授打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遞了表格後,我心中就七上八下地等候消息。
不久便收到一封校方公函,打開一看,頓時愣住了,第一個回應是,一定有人捉弄我,這是封不可靠的信﹗

為什麼呢?因為信一開頭就尊稱我“閣下” (sir),而不是一般的稱呼“先生”(Mister)。我只是個微不足道的二年級研究生,寫信人代表高高在上的哈佛大學校長及校董,叫我“先生”,已經受寵若驚了,怎能擔當得起“閣下”的尊稱?
信的第二句話也離譜得很︰“我懇求地告知您,校長及校董開會後,決定聘請您為助教……”等等。“我懇求”原文是“I Beg to”,一般是居下對上的口氣。如此謙恭,讓人如何消受?
最讓人吃驚的是信的下款,自稱為“您順從的僕人(Your Obedient Servant)”,這真是匪夷所思了。
所以,我看完了信,心想一定是哪位學兄跟我開玩笑,炮製這樣的信來尋開心。但是,看看信紙信封都是正式校方用箋,又覺得不易作偽。可是堂堂的哈佛校方,會對默默無聞的學生如此寵語相稱嗎?難道我是在做夢?
我們的歷史書中,有許多像三顧茅廬,折節求賢的記載,但是被邀請出山的,都已盛譽卓卓,寂寂無名的小人物絕對不會受到這般禮遇的。雖有像戰國四公子孟嘗君這樣的人,雞鳴狗盜者都可以來門下做食客,但主人還沒有謙卑到自稱為佣仆的地步。倒有近代政治家,口口聲聲自稱公仆,但那當得了真嗎,哄哄老百姓罷了。如此說來,難道這些對人謙恭的詞句,是這座高等學府的道統?
我向一位讀文科的學長請教,他說以僕人自稱的做法,在一兩百年前西洋公文書信中,倒是常有的,不過以此用在給學生的信中,也並不多見。想必是校方有意沿襲古風,以表尊師重教,難得的是連學生助教,都一視同仁。
第二天我懷著膽怯猜疑的心情,去國際遊學生中心和人事處查詢,校方肯定這封信果然貨真價實。校方還介紹說,做了助教,有薪可支,學費全免,甚至可以成為教授俱樂部會員。我覺得這些福利雖然重要,但那封禮賢下士的信,才是最珍貴的獎勵。當時我許下一個願望,如果將來成為富翁,一定捐巨款給學校。
此後的年月,這封信一直掛在我辦公室的牆上。慚愧的是自己沒有變成大富翁,畢業後兢兢業業一直從事教育工作,每年只給母校寄去微薄的心意,但是我很高興看到有許多校友大筆獻金回饋母校。我想,他們必定也接到過類似的信函,或身受過相似的禮遇。我常常提醒自己,對學生要以自己的經驗為榜樣,尊重他人,待之以禮,希望一封類似“順從的僕人”的信,也能一輩子掛在他們的心上。

 

創作者介紹

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

sanny0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