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影自憐,譬如事業,提及這兩個字,我是多麼無奈和無力,就如同喪失水分的植物一樣。十九歲就大學畢業的我意氣風發地走上普通的工作崗位,雄心勃勃的我並不妄自菲薄,而是要好好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為國家貢獻一份力量。可是踏踏實實的工作與同事們卻顯得格格不入,換回的只是白眼和冷嘲熱諷。評先評優的指揮棒並不是業績,而是一些其它更為微妙的深層關係。一晃十幾年,兢兢業業的我只是感到碌碌無為,徒增華髮。也許是我耿直純真的個性注定只是不合群的異類。我也無奈,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只是感到深深陷入沼澤,迷茫而無助······

再如婚姻,在我不懂不需要愛時,曾遭遇過太多的真情,可只是路過、錯過;在我懂得需要愛時,卻遭遇不到真心喜歡的。迫於世俗或者其它原因,我與一位不懂得愛的女人步入婚姻殿堂。歲月如水,即便兒子已經上學了,可是總感到不太和諧,缺乏激情。充滿生活的只是令人心碎的柴米油鹽,內心的落寂總是揮之不去,我也深深地陷入婚姻的沼澤,惆悵而無奈······

總感到人生並不漫長,可是充滿了太多的遺憾,注定的,人為的形成了陷阱,變成無法前進也無法後退的沼澤。迷霧遮住了雙眼,憂鬱填滿了心境,開心何有?幸福何在?

可是,前不久,當生命遭遇病襲時,我卻發現苦苦尋求的快樂是那麼簡單,幸福也就在我身邊。

本月月初,當我輾轉了兩家醫院,被確診為化膿性闌尾炎,必須動手術時,我遲疑了。時近年末,有那麼多工作等著我,家務也離不開我······可是當親人們幫助醫生把我推上冰冷的手術架時,我知道,我的反對根本是無效的。

手術要比想像的順利多了,在我被麻醉得一無所知到恢復知覺的一個小時內,一切都搞定了。當我平靜地躺在病床上時,看著妻子如同輸液的點滴一樣忙碌地照顧我,甚至為我擦屎端尿,我的雙眼有點模糊,我才感到我是幸福的。

得知我生病住院,親戚們,朋友們,同事們甚至領導也來紛紛看望我。雖然刀口很疼,雖然沒有力氣講許多話,但是一種久違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兩天后,醫生為我取下導尿管,並且建議我起來活動一下。可是當我花費了十幾分鐘起身下床後,只感到耳鳴頭暈,一身冷汗,差點摔倒。更為可悲的是當我小解時,卻發現尿道口是那麼疼痛難耐,堂堂的七尺男兒侃樂我居然哭了。躺在床上,妻子不停地安慰我,我才感到原來正常的睡覺、起床、吃飯、走路,甚至小解都是那麼幸福的事呀!

現在,病痛已經基本上痊癒了,我的心情也開朗了許多。一場病襲並沒有使我感到再度陷入沼澤,而使我懂得幸福的內涵。

幸福並不只是鮮花和掌聲,也並不只是獎杯和名譽;幸福也並不是一種遙遠的傳說,也不需要我們仰望和諦聽;幸福只是一種心境,只是一種感受,如同曾經所以為的沼澤一樣,都需要我們用一顆平常心去體驗和感悟

創作者介紹

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

sanny0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