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做了一個夢,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中的我們赤著腳丫,在青春的海灘上玩耍 鐫刻在沙灘上的那一雙雙成對的腳印,被無情的風沙蓋了又吹,吹了又蓋,終於湮滅在風沙中,無聲無息。 天很藍,宛如一件絕世的青花瓷,一筆筆玄青色散文透背勾勒,滿布淡青若藍的紋理。雲很低,亦如一塊潔白無瑕的美玉,一道道豐乳般的透明皎痕,淡刻乳白漸清的雕飾。沙塔上,我們洋溢著青春活力的面龐,綻開如一朵朵水仙般素淡清雅的花漾,大海,波濤洶湧的大海在咆哮,濺起尺高的浪頭。 你我躺在一塵如洗的沙灘上,任泥沙侵染,任潮水蔓延,。一起看天上的悠悠白雲,一起聽海鷗翔集的聲音,一起感觸青春年輪的驛動,雙手,緊緊的扣在一起,固執的不放手。仿佛這是一種無言的心靈契約,執子之手,與子攜手。 這一刻,心與心之間亦如天邊最後一抹餘暉與海平面那一點相切的完美融合,溫暖彌漫,記憶繾綣。忽然潮頭猛地拍向你我的棲所,我竭力的緊握你的手,固執而不想放手,卻又無法奈何潮水那令人無法抗拒的力量,眼睜睜的看你被潮水席捲而去,手上殘存的你的氣息猶繞在指尖,不曾消散,那一刻,我分明看見青春年輪上裂開幾許暗痕,我看見彼岸之花在這一刻開得嬌豔的綻放,那樣的綺美,那血一般淒絕。 不知過了多久,一息抑或一執,一生間,我已看不見此時時間的流轉,我竭力的睜開鉛重般的眼。忽然,在那兒,在你離去的地方,幾串五彩斑斕的泡沫在烈陽的灼燒中一點點消逝,一個,一個,又一個…… 我看見最後一個泡沫消失前,那泡沫中的你的笑臉,還是,那樣的甜。看著你漸漸消逝的容顏,抬眼間,陽光頭透過睫毛照在我的瞳孔上,那一刻,我好像明白了什麼。 再次睜眼,我驀然發現我腳下的桑田竟有種熟悉的感覺,但是卻又無法用言語形容,我仔細的觀察周圍的一切,沒有太多的驚訝,也不存在過多的感懷,艱難的拖動沉重而疲憊的身軀向夕陽沉落的地方緩緩走去。 越過山坡,我不由得回頭凝望,那離我蘇醒不過咫尺的方寸之間,有一塊巴掌大般的岩石,岩石的表面不知是風雨侵蝕還是水流沖刷,它的層面早已殘破不全,令人驚訝的是在岩石的中間半個巴掌大的空白部分,竟有個凝固狀的泡沫,依稀間我仿佛又看見了你那溫婉如舊的容顏。 “哈哈,哈哈……”任淚水肆掠眼眶的我終於忍不住仰天大笑起來,可是,為什麼當淚水侵染我的舌尖時,我的心又為何感到一陣隱隱作痛,又怎會淚水感到那深入骨髓的鹹味呢? 我在摻雜著淚水和泥土的清香中,輕閉雙眸,然後,頭也不回的離去,走向所謂的天涯,所謂的海角,所謂的四海為家……但在心中最柔軟的地方,卻總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淡淡的想念,深深的銘記,即使不在一起,哪怕她早已忘記…… 有些東西一旦錯過,便無法再續,用力地向前抓去,最後抓住的卻只有那稀薄的空氣,當記憶中的滄海已化為桑田,我們,又能抓得住什麼?時間一杯 しっかり反省して などなど リハビリも終了し 時間がないというのに 仕事での はたまた 無理なのかな とりあえず こだわりがない

創作者介紹

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

sanny0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