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落山不久,月亮就已經亮在山頭了。
站在屋前的空地上,舉目望去,那一輪孤月,很圓很亮,白玉一樣泛著晶亮的光芒,淺淺地擱在深藍色的夜空中。皓月之下,那些山峰顯得格外悠遠,安靜地站在月下,像一個個雕塑。月光似水,傾瀉在山間,溪流閃動著粼粼銀波,柳樹伸出長長的枝條,沐浴在一片清輝之中。
眼前的月亮,讓我忽然想起了許多年前那個無眠的夜晚,想起了和月亮有關的話題,想起了那一雙閃著亮亮的月輝的眼睛。那年我讀高三,那夜恰逢中秋。上完晚自習,我和室友剛剛回到租住的小屋,和往常一樣預習複習功課,門外響起了敲門聲。開門一看,是班上5個關係較好的同學,他們買了蘋果,葡萄,月餅和瓜子,來和我一起過中秋。小屋內只有一張桌子,一把椅子,一張床。我惶恐地把他們迎進屋,卻尷尬到給他們找不到可以一一就坐的地方,想給他們每人倒杯水,卻只有一個水杯。 “沒關係,我們擠一擠,大家隨便坐坐,只要開心。你也別忙,我們有水果吃,不喝水。”見我不知所措,他們忙連連解圍。我們把那張椅子搬過來放在屋子中間,把水果和月餅放在上面。然後大家圍成一圈席地而坐,邊吃邊聊。室友是一個喜歡唱歌的女孩。她首先帶頭唱了一句:“多少次天涯別離,今日難得又相聚。”氣氛一下子緩和了,我也忍不住接著唱下去“舉起酒杯相互祝愿,總有千言萬語,分別時說的諾言,你我怎會忘記。”歌聲響起來,掌聲響起來,整個屋子都活躍起來。一時間《十五的月亮》,《望星空》,《敖包相會》,《走過咖啡屋》,《月亮走,我也走》,《粉紅的回憶》……這些在當時很流行的歌曲,給這個夜晚增添了一份特別的記憶。我們開心的唱著,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歌聲讓一個個年輕的面孔更加青春亮麗。
窗外,銀色的月光折射在窗玻璃上,充滿了一份柔和與神秘。那晶瑩的朦朧的光芒透過窗子灑在一個個青春的臉龐上,異常生動。我在那一張張生動的笑臉上,意外地發現,有一雙月輝一樣冰瑩的目光,透過一張年輕而俊美的面孔,直視在我的臉頰上,將我的心撩撥得千絲萬縷。轉頭的那一瞬間,我們的眼神竟對視在一起,我慌亂的心輕微地跳了一下,眼裡突然就溢滿了水一樣亮亮的東西。
年輕的愛戀是被動的,匆匆的相聚,似乎沒有什麼故事發生。只是自那以後,我常常有意無意的發現,那雙被月輝浸染的目光越來越熾熱,越來越讓我慌亂不已。我在教室第二排靠門的座位,而那束目光就來自後一排靠窗的位置。這束直視過來的目光,常常讓我躲閃不及,生性孤獨膽怯的我,從來很少和班上的男同學交往。況且那時侯班上的男女同學是不會單獨交流的,否則會招來非議。我不敢走進,也沒有勇氣走進。清高孤僻的我,故意把頭仰得老高,毫不在乎那份純真的目光。其實在心底里,我是多麼渴望了解,交談,渴望思念和被思念的。
日子過得很快,畢業前夕的那個晚上,突然停電。教室裡一片漆黑,我剛要出去買蠟燭,卻發現桌上已經點亮了一隻蠟燭,抬頭一看。是他,是那雙有著月輝一樣眼睛的男孩,是他悄悄點亮蠟燭放在我的書桌上。然後把他的凳子移過來,坐在我的對面,我們相視一笑,然後各自低頭看書學習。晚自習結束後,他約我去校園外走走,我們來到學校後面的小山坡上,那晚的月光同樣迷人心魄,在橘色的月光中,在柔和的夜風裡,我們說了許多話。他試探性地說了幾句對我的感受,婉轉地道出了一份朦朧的情意。我的心一陣恍惚,羞澀和迷亂使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一聲不亢。我沒有勇氣承諾什麼,也沒有勇氣接受什麼,更沒有勇氣捅破那張橫隔在我們之間的那層薄紙。
多少年過去了,那張青春的臉已經不在,那雙月輝一樣的目光也已經遠離了我的視線。在異鄉漂泊的日子裡,我常常凝視夜空,凝視那輪燦爛的月亮,心頭總會飄過一些青春的回憶。月亮的清冷,寂寞,月亮的無欲,無念,就如一顆佛心,把空靈,明淨的禪意植入我的心房。獨行的日子,我牽著剪不斷的愁緒,在沒有燈的夜裡,思念那一輪月亮,思念那個無眠的夜晚。
不知道那一輪月亮,會不會在月湖之畔,輕吟“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的詩句?會不會攜一團靈光從高處走下來,與我一起漫步行吟?會不會在一個花香的夜晚,從我睡夢的窗櫺裡鑽進來,將輕紗一樣的月輝悄悄蒙上我的眼睛?
創作者介紹

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

sanny0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