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莓可以堪稱故鄉最好吃的野生漿果了。 春來一點紅,生在草叢中。大人耕來拾,頑童捨命吃。 當孩子們開始不滿足刺莖草帶來的新鮮味時,故鄉的又一種野食在草叢中隱隱生長。遠遠看去,就像無數顆圓圓的紅寶石鑲嵌在綠草中,那便是山莓了。遠觀就已經誘人了,走近,仔細觀察,發現它的表面如桑葚,並不光滑。與刺莖草一樣,生有刺藤,只是一片荊棘之上,多了頂著拇指大小渾圓的腦袋。 四月下旬是採摘山莓的最佳時候。早了,顏色青黃尚未成熟,晚了,可要被搶光了。於是默默掐算著日子,一放假,便去山溝裏尋找那一抹迷人的紅色。可並不是眼瞅著紅色就吃的,鄉間小路邊有跟山莓非常類似的果子,亦是紅色,叫蛇莓。據說是蛇吃的莓子,聽大人說蛇莓旁邊常有白色唾沫,是蛇吐的,蛇看見莓子捨不得吃,看著饞得流下的口水。不過還好,蛇莓表面有毛刺,比山莓更圓,生長得比山莓低,很好辨別。至於誤食了會有什麼後果,我至今還不知道,於是就連嘗試的勇氣也沒了。 不過,山莓值得你千般尋覓。因為你一旦找到,便是一大群,看得你眼花繚亂,伸手可摘,卻不知從哪一顆下手為好。山莓的味道微酸極甜,越熟便越甜,有點像草莓。“大人耕來拾,頑童捨命吃。”山莓的魅力,以至於做農活的大人都忍不住采下幾顆吃吃,而那幾歲的孩子更不用說了,把肚子撐飽了尚覺不夠,還要用衣服兜著一大摞回家。瞧,那衣服上被汁液染成的紅色,不他們正是“作案”的證據嗎? 有點可惜的是,一季之內,山莓並不能再生,采完了就不會再長了。我們經常只是過了一把嘴癮後再去上山瞧,就零星得難以察覺了。雖然短暫,可我的童年回憶則幾乎被它占滿。春天在甜蜜的滋養中悄悄流逝,我則跟其他的孩子一樣,回味著逝去的滋味,期待著下一次的鶯飛草長。年配の人は 帰って聞きます 時光有多美 成長的本質 生命只有一次 羞澀的初心 生動的風景 心死一般的寂靜 一場煙火 人生若只如初見

創作者介紹

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

sanny0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